雪崩席卷加拿大豪斯峰,三位登山精英不幸罹难

雪崩席卷加拿大豪斯峰,三位登山精英不幸罹难
David Lama是一位登山天才,十几岁时就成为世界冠军。他很早就意识到登山是自己真正的激情所在,短暂的一生都致力于攀登世界上最难攀登的山峰。2019年4月16日,Lama和另外两位登山精英在班夫国家公园的雪崩中丧生。
摄影:MANUEL FERRIGATO,RED BULL CONTENT POOL

撰文:ANDREW BISHARAT

  虽然雪崩可能只持续了几秒钟,但却夺走了世界上最优秀的三位登山者的生命,终结了未来几十年他们可能带给我们的冒险和激励。4月16日,在班夫国家公园内,David Lama、Hansjoerg Auer和Jess Roskelley在试图攀爬3295米高的豪斯峰东侧崎岖的山路时,被突如其来雪崩冲下山崖。加拿大公园管理局的发言人表示,由于该地区持续的雪崩危险,救援工作被迫暂停。

  Auer可以说是奥地利最好的徒手攀岩者,今年35岁。36岁的Roskelley是美国传奇登山家John Roskelley的儿子,也是一位新晋的登山传奇。Lama的父亲是尼泊尔人,母亲是奥地利人,今年只有28岁。三位登山者都是获得户外装备品牌The North Face赞助的专业登山者。截至周五上午,该公司清空了主页,仅留下一份有关三位登山者遇难的声明。

  Lama是一个登山神童,在伟大的喜马拉雅登山家Peter Habeler的指导下,早在6岁时就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家周围的山上学会了登山技巧,堪称是三位登山者中最知名的一位。或许他最值得称道的成就是2012年第一次以自由攀登的方式攻克托雷峰的东南山脊,纪录片《托雷峰:地狱滚雪球的几率》记录了其登山的全过程。这次攀登也为他赢得了国家地理年度冒险家的称号。

雪崩席卷加拿大豪斯峰,三位登山精英不幸罹难
2012年1月21日,Lama登上阿根廷托雷峰的顶峰,成为首位以自由攀登方式攻克这座山峰东南山脊的登山者。长期以来,登山界一直认为这条艰难的路线无法不依靠器械攀登。凭借这一壮举,他获得了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的称号。
摄影:LINCOLN ELSE,RED BULL CONTENT POOL

  Lama最近的重要攀登成就是卢纳格里峰(海拔6907米),之前被认为是尼泊尔海拔最高的未经攀登的、非禁止攀登的山峰。这是Lama最初从Roskelley那里获知的登山目标,在阿拉斯加的一个大本营里,Roskelley向他展示了这座山峰的照片。卢纳格里峰是一座雄伟的几何形山峰,顶峰形似一把引人注目的花岗岩弯刀。Lama在四年时间里尝试了四次,最终才成功登顶。他原本希望和比自己年长29岁的美国登山家Conrad Anker一起攀登卢纳格里峰。然而,2015年,Anker在海拔6096米处突发高原心脏病,被迫迅速下山接受治疗。Lama帮助Anker下了山,并安排救援人员将其送往加德满都的一家医院。Anker在医院里里接受了手术,最终康复。Lama没有重新寻找登山搭档,而是决定独自攀登。2018年,他曾失败过一次,最终成功登顶,返回时比以往更强壮、更健康、更轻盈了。

  对于攀岩界来说,这些死亡代表着天赋、抱负和灵感的丧失,怎么夸张都不为过。然而,他们的死亡再次表明,无论拥有多么丰富的经验和巨大的天赋,这座山都是一视同仁。不管怎样,攀岩者对于将要面临的风险并非一无所知——事实上,攀岩者对这种极端风险的认识可能比大多数人都要深刻。

  “我认为登山者对风险和恐惧保持着非常开放的态度,” Lama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我们真的会考虑会出现什么差错。很显然,活着确实很重要,不过我也认为,如果人们能像登山者一样思考自己行为的后果,那就太棒了。”

  我们从最了解David Lama的人那里搜集了一些关于他的评价和回忆。

雪崩席卷加拿大豪斯峰,三位登山精英不幸罹难
Lama和世界级的登山家Conrad Anker合作,试图攀登卢纳格里峰,当时卢纳格里峰还是尼泊尔的一座未经攀登的6000米高峰。在2016年的第二次尝试中,Anker突发高原心脏病。Lama帮助他安全下山,救了他一命。2018年,Lama在第四次尝试中终于独自成功登顶。
摄影:MARTIN HANSLMAYR,RED BULL CONTENT POOL

Conrad Anker——美国登山家,The North Face登山队的前队长、David Lama的登山搭档

  David比较害羞、安静、内向。他在攀登中找到了力量。他一般不与人来往。他曾把一本填字游戏书带到了大本营。闲暇时间我们会下象棋,但大本营的每个人都对输给David感到厌烦,因此我们不得不停止了这个游戏。

  他是个混血儿,小时候在奥地利长大,当我们去卢纳格里的时候,我看到他越来越接纳自己的尼泊尔血统。在尼泊尔,我被认为是他的叔叔。他和我儿子的年龄一样大。他和我谈过,说希望在尼泊尔做些事情来帮助尼泊尔登山者征服更困难的路线。虽然他从来没有机会这么做,但是他一直保持着回馈他人的愿望。他是那种会在暴风雪中停在路边帮别人修轮胎的人。

  他很谦虚,有强烈的动机,拥有攻克各种高难度线路的天赋。

雪崩席卷加拿大豪斯峰,三位登山精英不幸罹难
David Lama、Peter Ortner和Corey Rich在巴基斯坦,当时他们在攀爬位于巴拉提斯坦地区的巴尔托洛冰川北侧的川口塔峰,巴拉提斯坦位于巴基斯坦的吉尔吉特-巴拉提斯坦地区。Corey Rich和Andrew Peacock当时在现场拍摄这次登山过程,在场的还有RC直升机飞行员Remo Masina。
摄影:COREY RICH

Corey Rich——摄影师、电影制作人、David Lama在巴塔哥尼亚、巴基斯坦和黎巴嫩的登山搭档

  David有双重性格。他可能会像个淘气鬼一样,做一些十几岁的孩子才会做的事情。然而当他攀岩时,他就会表现出深谋远虑、理性、明智的特质。能同时看到他的两个截然不同的特质,我觉得很幸运。

  对David来说,从来没有缺乏完整计划的冒险,他一直都是周密计划,坚持到底。从川口塔峰到黎巴嫩巴塔拉峡谷的第一次攀登,甚至去奥地利拜访David都是如此。他拥有一种神奇的能力,能在上一刻彻底放松,然后下一刻投入110%的精力。我总是惊奇地发现他能从雪和冰过渡到岩石,能在停止攀登一个月后轻松地攻克难度高达5.14的线路。

  毫无疑问,David是有史以来最优秀、最全能的登山者之一。

Sasha DiGiulian——红牛登山队队员

  Instagram账号:“我永远不会忘记你(Lama)是如何成为我尊敬的头号登山者的。你从登山神童成长为全能的登山家。Lama是那种长途探险归来,仍然能像从未离开过攀岩馆一样向难度5.14的线路发起冲击的人。”

Daniel Woods——North Face登山队队员

  Instagram账号:“我第一次听说David Lama是在苏格兰爱丁堡举行的世界青年攀岩锦标赛上。当时我们参加的是同一年龄组的比赛,他背负着大量的光环,被称为攀岩神童。他毫不费力地完成了比赛,获得冠军,令我们所有人都为之震惊。David继续参加了许多攀岩比赛,获得了2007年的欧洲抱石比赛冠军;2008年的世界杯攀岩锦标赛总冠军;2009年西宁世界杯攀岩锦标赛的铜牌……他的攀登天赋和攀岩方法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利用自己的才能完成了如此多的伟大成就(还有很多等待他去完成,他非常自信和勇敢)。”

  Jad Khoury——职业登山者。2015年,Lama前往黎巴嫩,和当地社区互动,并在巴塔拉峡谷完成了一条难度高达5.14d的线路,成为中东地区难度最大的攀岩成就。

  对我个人来说,与David Lama一起攀岩是我的一个梦想,这对我们的社区也很重要。David 曾说过,“如果你走的是别人发现的路,那么你就总是在追随。但如果你去的是一个从来没有人去过的地方,那么你就是领路人,这是我非常喜欢做的事情。”

  David相信自己的远见卓见,并在黎巴嫩美景的驱动下,成功在美丽的巴塔拉峡谷里完成了一项伟大的攀岩成就。无论如何,David都是一个善良和鼓舞人心的人。我将和他的家人、朋友和亲人一起思念和祈祷。

David Lama历年的主要登山成就:

  1998年:8岁的Lama首次参加在提洛尔举办的Hohe Munde Cup登山比赛,获得了第二名。

  2000年:Lama攀登了一条难度高达5.13b的线路,成为攻克这一难度的最年轻登山者。他还获得了6项攀岩比赛的冠军。

  2002年:Lama几乎赢得了参与的所有攀岩比赛的冠军,其中包括著名的青少年攀岩大师赛。

  2004年:14岁的Lama终于可以参加欧洲青年杯攀岩大赛。他获得了这一年所有比赛的冠军,仍在继续打磨自己的户外攀岩技能,其中包括完成自己的首条难度为5.14b的线路。

  2005年:除了其中一项赛事,Lama赢得了剩余所有主要的国际青少年攀岩比赛的冠军,并第二次荣获世界青年冠军。

  2006年:国际攀岩联合会修改了规则,以允许将于当年8月年满16岁的Lama参加成人世界杯攀岩大赛。在自己的第一次世界杯官方比赛中,Lama获得亚军,并在下一届获得冠军,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世界杯冠军。

  2008年:一个转折点,Lama开始减少参与比赛,更多地关注冒险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在攀岩馆攀岩一直都非常有趣,我现在仍然很享受。不过,我一直认为户外攀岩才是真正的攀岩,真正的冒险,”他说。

  2009年:与瑞士登山者Giovanni Quirici、Stephan Siegrist以及Nina Caprez一起,首次以自由攀登方式攻克吉尔吉斯斯坦的Asan山(海拔4230米)上的Timofeev线路。当年十二月,Lama第一次来到巴塔哥尼亚,将托雷峰锁定为自己的目标。

  2010年:Lama与荷兰登山者Jorg Verhoeven攻克了位于意大利阿科的Brento山的Brento Centro线路,该线路全长800米,难度高达5.13d。他们还完成了阿尔卑斯山脉的长距离多绳距线路Bellavista(难度为5.14a)和Voie Petit(难度为5.13d)。Lama还出版了第一本著作《High-Genial unterwegs an Berg und Fels》。

  2012年:Lama首次以自由攀登的方式攻克托雷峰的东南山脊(又称“压缩机线路”),尽管这条线路上的螺栓最近刚被拆除。他认为,无论是出于个人、职业还是历史原因,这次攀岩都是自己职业生涯中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同年晚些时候,Lama成功登顶巴基斯坦喀拉昆仑山脉的川口塔峰(海拔6286米)和乔戈里萨峰(海拔7668米)。

  2013年:在阿拉斯加,Lama和 Dani Arnold首次完成驼鹿牙峰(海拔3150米)东侧的猛禽线路。这次攀登被认为是当年难度最大的攀登成就之一。

  2015年:Lama和Conrad Anker首次尝试攀登卢纳格里峰。Lama前往黎巴嫩,完成了自己难度最高的运动攀登成就之一:巴塔拉峡谷的Avatarra线路(难度为5.14d)。

  2016年:Lama重返卢纳格里峰。Anker突发心脏病(在Lama的帮助下安全下山,幸存了下来)。Lama试图独自攀登卢纳格里峰,但因山脊上的深雪而被迫停止。

  2017年:Lama和Hansjorg Auer试图攀登安纳普尔纳三峰的东南山脊,这座山被视为喜马拉雅山脉上仅存的未经攀登的山峰之一。由于感觉登山条件不佳,他们决定返回。

  2018年:Lama重返卢纳格里峰,以自由攀登方式完成了这座山的首攀。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