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高的热带树是怎么测量的呢

撰文:MARY GAGEN
 
世界上最高的热带树是怎么测量的呢
一支科学考察队来到马来西亚的婆罗洲,对有可能成为全世界最高热带树的候选者进行了高度测量,方法就是原始的“爬上去”。
摄影:UNDING JAMI
 
  过去的几年里,人们在婆罗洲岛马来西亚境内的沙巴州发现了大面积生长的黄柳桉,这是种极为高大的树木,制成的木材呈黄色。2016年,一片高达90米的黄柳桉得以发现,使得当时的黄柳桉最高纪录从88米跃升至94.1米。该记录一直保持到最近,来自诺丁汉大学和牛津大学的联合科考团队在当地组织“东南亚雨林研究合伙人”的帮助下,在沙巴州的森林里找到了100.8米高的黄柳桉,并将研究结论发表在期刊《bioRxiv》上。
 
  这是全世界首例在案的百米热带树,也是全世界已知最高的开花植物。如果这棵树躺下,与足球场的长度相当。研究团队把它称作“梅纳拉”,在马来西亚语中就是“高塔”的意思。据科学家估计,这棵树在不包括根系的情况下就有81.5吨重,也就是说比波音737-800型飞机的最大起飞重量还要重。
 
  但科研团队也提醒称,这片区域很可能还有比这更高的树木。
 
  这些雨林巨人就生长在丹浓谷保护区中受保护程度最高、最少外界打扰的区域,属于东南亚低地雨林范畴。丹浓谷保护着婆罗洲最具标志性的濒危物种:婆罗洲猩猩、云豹和侏儒象。如今,它还拥有全世界已知最高的热带树木。
迄今为止,一再打破该纪录的树木都属于同一物种——黄柳桉。然而数十年来,它们一直遭到无情地砍伐,如今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虽然沙巴州的原始雨林得到了妥善保护,但婆罗洲的其他地方仍不断出现黄柳桉砍伐事件,加工而成的木材用于混凝土制模和廉价胶合板制备等等。每一棵这样的树都是一个迷你的生态位,它拥有上千个昆虫、真菌等动植物个体,但到了锯木厂,只需数分钟就变作一块块板材。
 
  2018年,研究人员搭乘飞机对这些巨树进行了激光扫描,建立了树冠部分的三维立体图。结果发现其中一棵的树冠冒了出来,为了测量它的实际高度,人们采取了最原始的方式——带着卷尺爬树。
 
  这项爬树测高的重担落在树木研究者、东南亚雨林研究合伙人的研究助理Unding Jami身上。攀爬如此之高的树木显然具有极高的风险和重重的困难,这需要极为冷静的头脑和强健的体魄。丹浓谷的团队成员日复一日地在原始森林里工作,练就了一身攀爬技巧,再加上闲暇时间在高温高湿环境下的羽毛球和足球训练,小伙子们个个气壮如牛。
 
  2019年1月6日,Unding Jami爬上了这棵最终被证实为已知最高热带树木的黄柳桉,当然也可能是世界上仅存最高的黄柳桉。我有幸两次采访Unding本人,第一次是在他听说这棵可能破纪录的黄柳桉、并计划测量其高度之时;第二次是成功测高之后。
 
世界上最高的热带树是怎么测量的呢
显然,攀爬全世界最高热带树的任务是为勇士准备的。
摄影:UNDING JAMI

  谈谈丹浓谷保护区的新晋纪录保持者吧。
 
  当我们刚发现这棵巨树时,我对攀爬任务充满了焦虑。它处在非常陡峭的地带,我们称之为“犀牛脊”,附近还有山谷和瀑布。另外,它虽然离我们的运动场不远,但需要开拓新的山径,而且山路艰难险峻。飞机上的设备预测这棵树有99米高,而我步行至树干下,用激光测距仪测得115米。所以我在攀爬以前觉得其高度可能在两者之间。
 
  这棵树宛若孤单的巨人,树冠高高在上,树干伸入狭小陡峭的山谷里。科研团队认为,这棵树之所以这么高,得益于山谷提供的潮湿且肥沃的土壤以及附近山脊对风的遮挡。团队还对树木承受的风压、汲取水分和糖分涉及到的土壤范围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梅纳拉”很可能已经接近自然环境中的生长极限。
 
  攀爬的过程如何?
 
  攀至高处时,觉得自己完全暴露在大自然里,仿佛悬在空中。除了极其强劲的风,我还找到了一处鼯猴的窝。一路上我多次试图拍摄它们,但它们总是飞个不停。
 
  当我爬到86米高的最低树枝时,我至少试了15次,结果还是未能拍到满意的鼯猴画面,只好选择放弃。幸运的是,我们纪录了绳索挂在树枝上的场景。
 
  我们安置好绳索后,我花了1个小时攀爬到86米高;再爬至树顶却花了两个小时,因为那里的风实在太大,还下起了雨,延缓了我的速度。
 
  登上树顶的感觉一定很棒吧?!
 
  说实话我吓得不轻,但树顶的风景无与伦比。我简直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那场面,那天晚上我彻夜未眠。
 
  你是如何爬上这百米巨树的呢?
 
  我们先用弩炮发射绳索,使其越过较低的树枝后落入邻近的树木,并加以紧固。然后穿上系带,利用定向上升器脚踏树干,一步一步走向树冠,就像平时上楼梯那样。另外,卷尺是系在系带上,攀爬时需要时刻检查卷尺是否顺畅,更不能让卷尺滑落。其实整个过程并不简单。攀至80米高时,就靠自己的本事通过树冠了。在高处完全听不到地面的声音,需要依靠通讯设备来保持联络。
 
  到底有多难呢?
 
世界上最高的热带树是怎么测量的呢
攀爬者自拍留念。第一次攀爬要花很长时间,于是Unding Jami带上睡袋,在树冠里休息时使用。
摄影:UNDING JAMI
 
  任务的难度系数不低。我爬得很慢,每经过一米都要仔细排查蜈蚣、蛇等动物的威胁。鸟、蜜蜂和黄蜂的巢穴也是个麻烦。通常我们会事先观察树干,如果看到这样的巢穴,会尽量在夜晚攀爬,因为那时它们不会太活跃,也不会太在意我们的举动。晚上攀爬还有个好处,就是不那么害怕,因为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
 
  如果在攀爬时失去意识,那么胸绳套将会救你一命,它会保证头部高于心脏。如果一旦出现头部过低,那就必须在三分钟之内施以援助,这就意味着地面人员必须用紧急备用绳,把伤者快速降至地面。
 
  听说你在攀爬过程中遭到蜜蜂袭击,是这样吗?
 
  是的,确实如此。毕竟这是一棵开花的龙脑香科树,吸引了蜜蜂、黄蜂等各种昆虫。当时我差不多爬到了一半高度,身边飞过一大群蜜蜂。
 
  我的第一反应是恐怕要返回地面。雨林里的蜜蜂具有很高的侵略性,非常危险,只要有一只飞过来蜇一下,那么整个蜂群都会蜂拥而至,集体攻击。
 
  我打算调整系带上的定向滑轮,改成下降模式,只有这样才能快速返回地面。正在我这么操作的时候,三只蜜蜂几乎就要飞到我的脸上。很快,两只飞远了些,但第三只竟然飞到我的头盔里,它被困在里面,恼怒之下蜇伤了我。
 
  这引来了那群蜜蜂。我下意识地用上衣套住头部,闭上眼睛,凭感觉调整定向滑轮。它们包围着我,蜇个不停。地面的同伴发现了异常,因为我穿的红色上衣被蜜蜂覆盖后,看起来就像黑色的。我心里越来越急,希望快点降至地面。
 
  好不容易下降了几米,却突然停了下来。我这才想起有一个安全系带,它会在我快速下降时启动,以避免我坠落。这真的是糟透了,我当时已经被蜇了很多下,如果失去知觉,却又挂在半空,地面人员很难及时把我降至地面。
 
  好在我的教练一直强调,要随身携带一把小刀。想起这把小刀,我赶紧割断安全系带,并快速下滑。
 
  事后检查发现,我一共被蜇了200下。我刚降至地面时,那群蜜蜂也跟了下来,把我的同伴都吓跑了,而我躺在地上,还算意识清醒。但几分钟过后,那些蜇伤开始产生作用。据说我昏迷了40分钟,醒来时,还看到同伴们沮丧的样子,他们担心我能否活下来。同时,他们一直忙着驱散那群蜜蜂。
 
  你是如何加入这类工作的呢?
 
  我来自当地的贫困家庭,出生在伐木营里,我已故的父亲就是一名伐木工人。我从小看到很多人在森林里打猎、伐木为生,我就想或许有一天我能阻止他们破坏森林。我的父母没法供养我们兄弟姐妹四人上学,所以我只上了两年学,9岁那年就辍学了。我在13岁时获得了雨林再植项目中的一份工作,也就是把树苗种植在那些遭砍伐的区域。从那以后,我就没离开过雨林保护工作,先是跟着“沙巴州生态多样性实验”组织,之后是“东南亚雨林研究合伙人”组织。多年来,我学会了很多有关森林和环保的知识,知道森林为何如此重要,又该如何悉心保护。
 
  森林里的动物让我着迷,尤其是长臂猿教会了我如何爬树。它们是天生的攀爬大师,在树与树之间跳跃。我经常梦到自己也能凭借四肢做出那些动作。
 
  这些参天巨树真的能帮助人们理解森林,从而推动森林保护事业吗?
 
  这种兼具探险和科考性质的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有助于我们社区的发展以及雨林生态保护。同时也考验了团队的友谊,一次成功的攀爬绝不是一个人的功劳,需要一整支经验丰富、技巧娴熟的团队。
 
  通过这次行动,验证了我们原始森林保护行动的正确性,还有像“梅纳拉”这样的黄柳桉生存于此。我希望我的三个女儿以及所有人的下一代依然能见证这些巨树的生长。
 
(译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