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宇宙飞船:给亲爱的“曼加里安”的一封信

本文是“我亲爱的宇宙飞船”系列作品之一。我们邀请了作家、科学家和天文爱好者分享他们与机械太空探索者的个人情感。
 
我亲爱的宇宙飞船:给亲爱的“曼加里安”的一封信
曼加里安探测器拍摄的这张高清照片中,细节惊人的火星在黑暗的太空背景里像是一颗红宝石。
摄影:ISRO, ISSDC
 
撰文:GEETHA IYER
 
亲爱的曼加里安:
 
  你从印度东海岸发射升空已经过去5年了,你进入火星轨道也有4年多了。你就是我的梦想。当年我跟你一样大的时候,我父亲第一次带我参观了孟买的尼赫鲁天文馆,让我见识了我的世界有多么广阔。我们坐在剧场的半圆穹顶下,灯光熄灭后,漫天的繁星比任何一个城里孩子所见到的星星都多。我爱上了那一片星光。
 
  我感觉,那就是我一生对太空漫游的热爱的开端吧。我当时想,火星应该是我跳出去的第一站。我父亲很赞同。他说:“在我们有生之年,把人送到火星上应该是可能的。那甚至可能是你。”
 
  那都是将近30年前的往事了。如今,你,曼加里安,使人们勇敢地说出的无畏之言“那可能甚至是你”变成了现实。印度科学家不到两年就造出了你。从2013年11月5日你发射升空,到2014年9月24日你进入火星轨道,你的旅程已经超过6.4亿千米。
 
  你的旅程举世瞩目,因为将近一半的火星任务都已失败告终,而你成功了,印度也因此成为了首次尝试就成功将探测器送入火星轨道的首个国家。此外,印度完成这项壮举的预算也很低,仅有45亿卢比,约7300万美元,比电影《火星救援》或《地心引力》的预算还低。
 
  尽管你的正式任务是科学研究,但我却无法忽视你的非正式任务:激发印度年轻人对工程和天文的热爱。究竟你对他们的职业路径产生了什么样的鼓舞,我会留给其他人来评说。或许,他们会因本国自主制造的极地卫星运载火箭(就是载你升空的那支)而骄傲;或许,他们会想起,当你说你成功时,发射任务控制室里的那些照片:欢欣鼓舞的女员工们身穿纱丽,就像她们的母亲和祖母那样。
 
我亲爱的宇宙飞船:给亲爱的“曼加里安”的一封信
曼加里安已准备好在2013年11月发射升空。
摄影:INDIAN SPACE RESEARCH ORGANIZATION, THE NEW YORK TIMES

小知识点:曼加里安(火星轨道探测器任务)
 
发射机构:印度太空研究组织(ISRO)
发射日期:2013年11月5日
运载火箭:ISRO极地卫星运载火箭
质量:488千克
能量源:840瓦的太阳帆板阵列
 
  她们和你的故事,将奖励未来几代科学家们带头把印度下一个航天任务发射到火星、金星,或者到月球上。
 
  工程学不是我的专长,我是个作家,一个爱做白日梦的人。我若能去火星,我能打包带上的只有一箱颜料、钢笔和纸。但是,你的存在让我幻想着与你相遇。我们不会相遇在轨道上,或者一起去研究火星大气层的构成,我们会一起写诗,勾画明信片般的景色,送回我们的家。
 
  在你轨道最低的时候,距离火星地面大约300千米,我们或许可以飞过比珠穆朗玛峰高三倍的奥林帕斯山,飞过比印度国土还长、深约4千米的大峡谷。然后,我们飞向你椭圆形轨道的最远点,距离火星大约71000千米之外的地方。从这个距离上,你独特的视角可以全览火星:这颗行星就像是我们一同品味的红茶,云团聚集的地方就像是一抹奶色,它的背景好似洒落着白糖的黑色桌布。
 
  我想感谢你在桌边给我留了位置。我们都知道能到那个位置有多难。
 
  印度太空研究组织,就是造出你的那个机构,成立于1969年,正好是阿波罗11号登月那年。这个时刻并非偶然。我父亲一直追踪着新闻:冷战、太空竞赛、美国与苏联的军备竞赛中一个个技术突破接踵而至。与此同时,当时的印度距离独立仅仅过了20年,正在快速现代化,急切需要树立起自力更生的民族感。投入太空研究,能让我们建设远程通信基础设施,监测我们的天气,调查我们的农业和自然资源,并开展基础科学研究。
 
  时至今日,印度太空研究组织的目标是利用基于太空的技术来促进全国发展,因为即便我们仰望星空寻求灵感时,我们的双脚还是要坚实地站在地球上。曼加里安,你得到了盛情纪念,我们新发行的2000卢比纸币上就有你的图案。但是,印度的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标显示,想要转到这么点钱(约27美元),40%的印度就业人口需要工作一周半。我一直在网上追看你的一项项新发现,而全印度仅有30%的人能接触到互联网。
 
  目前,印度太空研究组织是全世界能够设计、发射、回收卫星并操纵太空探测器的六个政府机构之一。然而,在拥有科学、数学、工程学专业学位的大学毕业生中,印度女性仅仅占到四分之一多一点。你,既代表着我们所来之处,也代表着我们向往之地。
 
  我父亲年轻时就已深深地意识到印度教育与职业生涯选择的差距,因此,我出生后不久,我们就举家搬迁。我们来到了我们能负担得起的最远地方:阿联酋的迪拜。此后,我又两次到过其它国家。现在,我住在离我出生地半个地球的地方。你肯定清楚这种感觉,家不再是你的地方,它是造就你的人们,是你内心永存的事物,是你通过书信诉说最近琐事的亲友。
 
  我父亲还住在迪拜。眼下,我住在巴拿马。当你把数据传回家时,我们正在电子邮件里讨论关于火星的新闻。我写道:你有没有看到好奇号登陆的直播?他写道:你知不知道有一万多人申请了“火星一号”公司的单程火星之旅?我问他:埃隆•马斯克想在那儿建殖民地,你敢相信吗?我父亲说他希望他也能去。我告诉他,我们可能永远也掏不起那个钱。
 
  随着公众对火星的兴趣继续高涨,我开始害怕我父亲时代的旧新闻再次上演:各国炫耀着肌肉,争相第一个把旗子插在火星的土地上。印度深知殖民的代价,南半球的大多数国家亦然。我只是印度13亿人中的一员,但我想说,印度的探测器正绕着火星飞行,不是因为它想分得一块那冰冷的红色馅饼,而是因为人人都值得得到它。太空是我们共同的遗产,无论出生何地,无论进入方式如何。
 
  曼加里安,如果说你曾给过我什么东西,那就是不只有一条路通往你想到的远方,而且制造你的人所具备的韧劲也给了我希望。每当我想起当年在尼赫鲁天文馆的时刻,没人告诉我我没权利仰望繁星,没权利置身于它们中间。相反,人们鼓励我自由地想象,去感受可以自由选择“轨道”的感觉。
 
  曼加里安,你对我们的意义非凡。我并非因为身为印度侨民才这么说,此刻的我只是一个对宇宙之大深怀敬畏的小女孩。众生皆渺小,我们有幸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里,我们所发现的一切都让我们的世界比以往更加广阔、更加繁杂、更加深奥。
 
  感谢你让我们知晓我们有能力拥有此类发现,让我们知晓即便胜算不在我们这边,我们也仍然神通广大。感谢你让我知晓,我们彼此相属。
                                                                                                                                                                     
                                              此致
                                              Geetha
(译者:mikegao)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