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传感器有望投入使用,为早产儿父母带来福音

新型传感器有望投入使用,为早产儿父母带来福音
在芝加哥一家医院的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里,大量线路将早产儿Riley和测量她生命体征的机器连在一起。不过,随着新的可穿戴传感器的投入使用,就像她胸前配戴的设备那样,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护理可能会发生彻底的变革。
摄影:Alyssa Schukar
 
撰文:Catherine Zuckerman
 
  这是一种本能反应:孩子出生后父母们都想抱着他们。在期待了这么久之后,终于能抱着她的小身体,抚摸她的小脸蛋,对父母来说这是极大的喜悦。
 
  不过,如果婴儿早产,父母就无法享受这种亲昵互动。早产儿通常在出生后就被迅速送往最近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医生会把他们与一连串监测生命体征的医疗设备相连接。虽然这个措施挽救了生命,但也使父母和孩子之间产生了距离——身体上和情感上的距离,同时还阻止了至关重要的亲密关系的建立。
 
新型传感器有望投入使用,为早产儿父母带来福音
由于出生过早,早产儿在生命最初的几周或几个月里都被机器包围着,这使得他们的父母很难进行重要的皮肤接触护理。在本图中,Gina Tesi正在照顾女儿赖利Riley。Riley早产七周,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里待了近两个月时间。 
摄影:Alyssa Schukar
 
新型传感器有望投入使用,为早产儿父母带来福音
尽管女儿Riley被监控体温、心率和血氧水平等重要生命体征的线路连接着,Gina Tesi还是努力绕过线路抱着她。新的无线传感器可以避免使用许多这类线路。 
摄影:Alyssa Schukar 
 
冲破束缚
 
  现在,一对开创性的无线传感器可能会使上述障碍大幅减少。这项研究由西北大学的材料科学家、皮肤科医生、儿科医生和学生组成的跨学科团队完成,研究结果将会发表于近日的《科学》杂志。如果获得批准,这对传感器将大大改进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技术,该技术“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没有多大变化了”,新研究的合作者、皮肤科医生兼工程师Shuai (Steve) Xu说道。
 
  在过去的5年里,美国早产儿(怀孕第37周或之前出生)的数量一直在不断增加。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每10个婴儿中就有1个是早产儿。这些婴儿经常出现并发症,因而不得不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里待几个月。根据早产儿出生早于母亲预产期的时间不同,早产儿可能会出现出低出生体重、肺部发育不全以及吮吸和哺乳能力减弱等问题。
 
  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婴儿通常被连接到各种线路上,这些线路可持续监测婴儿的生命体征,比如体温、心率、血氧等指标。不过,如果这种新型传感器被纳入美国标准医疗,那么“基本上所有的线路都会消失,”新研究的负责人、负责该设备科技的工程师John Rogers说道。
 
新型传感器有望投入使用,为早产儿父母带来福音
这种传感器无须电池,形似皮肤,其设计初衷是让早产儿感觉更舒适,包括确保传感器不会拉伤婴儿娇嫩的皮肤。
摄影:Alyssa Schukar

 
新型传感器有望投入使用,为早产儿父母带来福音
一个传感器贴放于婴儿的胸部,另一个包裹在婴儿的脚部。传感器可通过这些部位收集各种生命体征的信息。
摄影:Alyssa Schukar
 
微妙的平衡
 
  这种柔软超薄的传感器无需电池,由放置在婴儿床垫下的天线供电。传感器巧妙地附着在婴儿的胸部和脚部,这样就可以持续地收集婴儿的生命体征信息,并将信息其传输到一部平板电脑上,而护士和护理团队的其他成员就可通过平板电脑读取数据。
 
  此外,传感器还不会伤害新生儿脆弱的皮肤。一个早产儿“本质上是一个巨大的伤口,” Xu说道。早产儿皮肤的外层还没有发育完全,所以甚至最轻微的拉扯或刮擦也会引起疼痛,造成潜在的感染。与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中使用的传统粘合剂相比,“新传感器的剥离力只有前者的数千分之一,” Xu说道。
 
更多拥抱,更少焦虑
 
  新研究在普伦蒂斯女子医院和芝加哥的Ann和Robert H. Lurie儿童医院开展,共有21名婴儿参与研究,除了使用传统的有线传感器,研究者还使用了新传感器进行监测。新的传感器不仅能收集所有重要的信息,还能够读取血压估计值。Rogers说,这是关键,因为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传统上测量血压需要借助可能会导致瘀伤的袖带,或者是一种名为动脉管路的更痛苦、更具侵入性的方式。
 
新型传感器有望投入使用,为早产儿父母带来福音
Genesis早产11周,在芝加哥Ann & Robert H. Lurie儿童医院接受了新传感器的监测。通过两种传感器的联合使用,研究者可以获取比传统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监控系统更多的数据。
摄影:ALYSSA SCHUKAR
 
  “这使我们能够超越临床标准,这是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未来,” Rogers说道。
 
  Riley在卢里医院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接受观察治疗期间,新妈妈Gina Tesi让女儿尝试了新的传感器。Riley和双胞胎妹妹Regan早产7周,由于Riley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她不得不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待了两个月。这些线路很难绕过,并且强化了婴儿是患病的病人这一令人不安的事实,Tesi说道。
 
  “如果没有这些线路,我会感觉这是我的小女儿,我可以抱起来和她亲密互动,”她说道。
 
  传感器的有些线路无法消除。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许多婴儿需要喂食管和其他管线,借助被称为CPAP的氧气支持系统来辅助呼吸。对瑞士日内瓦的牙医Andreas Fiebig来说,CPAP是阻止他与早产的儿子Yanis密切接触的最大障碍。
 
  “我觉得,对于那些不需要呼吸辅助或胃管喂食的婴儿来说,这种新型传感器将会带来巨大的改变,”他在一封邮件里写道。
 
  如果传感器通过震动提醒而不是像传统监测设备那样发出巨大的响声,那么它们还能创造一个更宁静的环境, 瓦莱达奥斯塔大学和日内瓦大学的发展护理研究员Manuela Filippa说道,她没有参与新研究。
 
  “高水平警报往往会增加父母的焦虑,让早产儿无法承受。许多父母宣称,即使在住院治疗结束后,警报的声音仍萦绕在他们的脑海中,”Manuela Filippa在一封邮件里写道。
 
展望未来
 
  尽管新的传感器尚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不过Xu和Rogers认为,如果清除掉所有监管障碍,那么两年内一些医院就能使用这些传感器。对于早产儿的父母来说,这将是一大福音,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新生儿治疗师、助理教授Bobbi Pineda说道,他没有参与这项新研究。
 
  “如果这些新的传感器安全可靠,那么就能改变父母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里照料高危儿的体验,” Pineda在一封邮件里写道。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