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年前,有人整吞了一条毒蛇,究竟是什么原因?

1500年前,有人整吞了一条毒蛇,究竟是什么原因?
这颗毒牙可能来自一条响尾蛇或铜头蛇,保存于一块史前粪化石中。
供图:ELANOR SONDERMAN

撰文:ERIN BLAKEMORE

  分析人类的粪化石是一项又脏又臭的工作。不过,粪化石偶尔会揭示一些令人非常惊讶的事情。
 
  《考古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新论文就发现了令人震惊的东西——一条毒蛇的毒牙。在经过一个距今约1500年的史前人消化后,它留在了如今的德克萨斯州的一处悬岩下。
 
  在毕业研究过程中,德州农工大学的考古学者Elanor Sonderman在一堆史前粪便中找到了这颗毒牙,不过这并不是她最初的目的。实际上,她原本想更多地了解将科内霍洞穴作为厕所的土著人,该洞穴位于德克萨斯州的下佩科斯峡谷。20世纪60年代,在一项大坝工程淹没该地区之前,这个洞穴变成了一个考古遗址。
 
  该地区的洞穴中存留着大量保存完好的古文物,其中包括用植物纤维编织的凉鞋和篮子,不过最有价值的科学资料可能会让不是考古学家的人大吃一惊。
 
  “最令人吃惊的是粪便,”犹他州立大学东部史前博物馆的馆长、粪化石专家Tim Riley(他没有参与这项研究)说。Riley解释说,粪化石含有丰富的信息,能揭示更多有关排泄粪便的人的健康状况,而粪化石里的食物残渣则是古人所吃食物的直接证据。
 
  研究者对科内霍洞穴中的粪化石进行了分析,其中发现的花粉表明这个人吃过类似丝兰花的肉质植物。这个人似乎还吃了一种小型啮齿动物,没有剥皮,也没有烹饪,这对于当时生活于下佩科斯峡谷的人来说倒是意料之中的事。

1500年前,有人整吞了一条毒蛇,究竟是什么原因?
研究者还分析了粪化石中发现的花粉,结果表明这个人还吃了丝兰植物的花。
供图:CRYSTAL DOZIER
 
  然而,在样本中发现的毒蛇鳞片、骨头和毒牙则是另一回事。
 
  “粪化石中的其它所有东西都是当地非常常见的,但毒牙太奇怪了,因此我们认为必须继续探索,”Sonderman说。
  
  毒牙的中心是空的,帮助研究小组确定了这条不幸的蛇属于蝰蛇科,很可能是西部菱形斑纹响尾蛇或铜头蛇,这两种蛇在该地区都很常见。蛇的鳞片上没有任何烧焦的痕迹,表明它未经烹饪就被吃掉了。鳞片的数量表明这条蛇是被整条吃下的。
 
  但是为什么呢?要回到过去问粪化石的制造者是不可能的,因此研究人员对该地区其他文化的历史和神话进行了深入研究,以进一步寻找线索。他们发现,蛇很少被食用,除非人们面临较大的食物压力。即使在那种情况下,人们在烹饪蛇的时候通常也会除去骨头、头或毒牙。尽管研究者在科内霍洞穴的其他粪化石中也发现了蛇的残骸,但看起来没有一条是有毒的。
 
  同一地区、同一时代的岩画有很多都是蛇形图案,在中美洲和美国西南部其他文化的萨满仪式中,蛇扮演着通往超自然领域的看门人的重要角色。Carolyn E. Boyd是研究下佩科斯地区岩画的权威专家,她认为这类岩画可以代表那些食用过佩奥特掌和其他能改变思维的物质的人所产生的共同幻象。
 
  那么,毒牙是萨满仪式的证据吗?尽管Sonderman的研究小组认为,吃蛇是为了“一个明显的仪式性目的”,但目前没有办法确定。“我不希望任何人下结论说‘我们有崇拜蛇的文化,人们吃蛇是为了达到仪式性目的,’”Sonderman说。“这不是我们想表达的观点。这只是一个例子。”
 
  她说,毒牙的确表明吃毒蛇并非闻所未闻的事情,不过鉴于其特殊性,这条蛇可能是在特定的场合下被吃掉的。但是情况也可能不是这样:或许这只是一个挑战,或一种非常危险的饮食偏好。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