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古犹太会堂的镶嵌画板上揭示出更多 “圣经故事”中的场景

撰文:Kristin Romey
 
  自从2012年至今,考古学者一直在对以色列一座公元五世纪的犹太教会堂的镶嵌地板进行考古发掘,如今已经发现了更多令人惊叹的图案。
 
  户割(Huqoq)遗址距离加利利海以西5公里,考古学者在一座犹太教会堂里的镶嵌画板上发现了大量特别的形象,非常令人惊叹,考古发掘负责人、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Jodi Magness说道。
 
  除了圣经故事中的形象,比如“诺亚方舟”、“摩西的间谍”、“摩西分红海”(在同时期的其它犹太教会堂中非常罕见,甚至是否存在都未经证实),镶嵌画板上还描绘了一些非圣经的场景,比如丘比特、古典戏剧面具以及两位位高权重的男子由一群战士和战象陪同的场景,后者是考古学者在犹太教会堂中发现的首个非圣经场景,同时Magness认为其中一人可能是亚历山大大帝。
 
  考古学者最近发掘的镶嵌画场景包括约拿被大鱼吞食以及建造巴别塔。
 
  户割犹太教会堂中发现的镶嵌画场景描绘的非常精细。比如说,考古学者在描绘约拿的一个画板上可以分辨出大约12种鱼,还有一条章鱼和一只海豚。建造巴别塔的场景中描绘了一群不同肤色、衣着和发型的工人,反映了上帝为了防止人类建造一座通天的高塔而故意制造的差异。此外,采石、木工以及使用复杂的滑轮装置掇石等场景为考古学者了解古罗马的施工技术提供了独特的视角。
 
  户割的考古发掘工作得到了国家地理学会的资助,考古学者在这里取得的“前所未有”的发现表明,加利利地区的犹太人定居点并非随着该地区基督教影响力的不断增长而受到影响,Magness说道。户割犹太教会堂的镶嵌画作不仅品质极佳,而且充分表明当时视觉文化极其丰富多彩,而科学家通常认为当时的犹太教艺术排斥绘画。
 
  “有观点认为犹太教艺术从不描绘人和物,但我们在这一时期的许多犹太教会堂中都发现了诸如动物和人的形象,”Magness说道。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这个装饰精美的犹太教会堂似乎曾是一个小而富裕的犹太村庄的宗教中心。“我无法解释‘为何如此宏伟的建筑会建造在一个小村庄里’,在我们开始发掘之前它绝对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Magness说道。
2019年,考古学者将继续在户割进行考古发掘。
 
(译者:Sky)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