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先驱们追忆首届女足世界杯:男女平等依然任重道远

撰文:CLAIRE WOLTERS
 
足球先驱们追忆首届女足世界杯:男女平等依然任重道远
在2019年女足世界杯半决赛美国对阵英格兰的比赛中,前锋Alex Morgan为美国队踢入个人的第二颗进球后兴奋的庆祝。
摄影:ALESSANDRA TARANTINO,AP
 
  今年夏天,全球的球迷都把目光投向2019年国际足联女足世界杯,女足运动员们引起了大量关注,得到了巨大的赞誉。美国当地时间上周日,美国女足2-0打败荷兰队,夺得冠军,世界杯赛事达到了高潮。
 
  不过,当世界首届女足世界杯1991年在中国举行时,参加过的体育历史学家和运动员们表示,当时的情况完全不同。
 
  数百万爱踢足球的美国女孩在父母和同龄人的欢呼声中成长。不过,28年前,职业足球对女性来说却并不是一条充满希望的职业道路。
 
  “当时女足并不受欢迎,不是正确的选择,”1991年女足世界杯的最有价值球员Carin Jennings Gabarra说。“人们总是问,‘你就是那个足球运动员吗?’我会说,‘不,我不踢球。’隐藏自己有运动天赋的事实,因为那并不酷,也不被认可。”
 
  1991年女足世界杯的中场球员Shannon Higgins-Cirovski说,大家都觉得男足和女足之间有明显差距是理所当然的,“根本不用想的事情”。
 
足球先驱们追忆首届女足世界杯:男女平等依然任重道远
1991年,在海地举行的中北美和加勒比地区女子足球锦标赛上,美国女足获得冠军后合影留念。这场胜利使美国女足获得了参加中国首届女足世界杯的资格。
摄影:FOCUS ON SPORT,GETTY
 
  “我还记得在法国的时候,男子青年队乘坐的是一豪华的大巴车,住在路边的一家旅馆,而我们则住在一间农舍,乘坐一辆小巴士。这完全是性别歧视,”她说。
 
  在那个年代,女足运动员经常要穿男队员的旧制服,睡在蟑螂横行的旅馆房间里,每天的工资只有10美元。比赛规则要求她们使用比男足更小、更轻的足球。
 
  Higgins-Cirovski说:“他们推测我们应付不了。我认为归根结底,他们就不想让女足比赛和男足比赛一样。”
 
  1991年,美国女足以2比1击败挪威赢得世界杯冠军。但她们的胜利在美国国内却没有引起多少关注。
 
  威斯康辛大学拉科罗斯分校的体育与运动科学副教授Eileen Narcotta-Welp说:“美国女足获得冠军并未得到大量报道,根本不像获得世界冠军的样子。当她们回国的时候,几乎没有媒体来迎接。”
 
网球名将引领
 
  在争取认可和平等待遇的斗争中,女足的先驱们从网球名将Billie Jean King那里获得了启发。1973年,Billie Jean King的著名比赛“性别之战”为女运动员们开创了先例。
 
足球先驱们追忆首届女足世界杯:男女平等依然任重道远
1973年,在一场奖金为10万美元的“性别之战”网球比赛中,网球运动员Billie Jean King击败Bobby Riggs后举起奖杯。
摄影:BETTMANN,GETTY
 
  20世纪70年代初,King和另外八名女子网球运动员呼吁Houston Nine脱离美国草地网球协会,来抗议奖金不平等。当时,女子网球运动员只能获得男子比赛奖金的20%-50%。
 
  Houston Nine没有抵制比赛,而是组成了自己的巡回赛。这个巡回赛不如美国草地网球协会稳定,但还是获得了媒体的关注,并得到了面向女性的香烟品牌Virginia Slims的赞助。1973年,这个女子团体成立了女子网球协会。由于畏惧竞争对手,美国草地网球协会邀请这些女性回来比赛,并给她们提供相同数目的奖金。
 
  不过,女网运动员们所争取的权益并未真正被女足运动员们享有。如今,立志成为足球明星的女孩们拥有许多类似Alex Morgan这样的榜样。Morgan是职业生涯中进球数超过100的第三年轻球员,但她赢得的奖金数额却远未达到相应的水平。
 
  如今,网球巨星Serena Williams是唯一一位出现在《福布斯》全球收入最高运动员100强榜单上的女性。这份名单包括十几名男足球运动员(包括收入最高的前三名),但没有一位是女足球明星。然而,今天的美国女足运动员在球场和票房上的表现却通常要比男运动员好。
 
  自女足世界杯诞生以来的28年里, 8次比赛美国女足就赢得了4次世界冠军。相比之下,在男足世界杯的整个89年历史中,美国男足却从未赢得过世界杯冠军。
 
  此外,虽然美国男足过去的门票收入远高于女足,但近年来二者之间几乎没有差距。《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从2016年到2018年,美国女足创造了约5080万美元的门票收入,而男足则只有4990万美元。”
 
  女运动员的赚钱能力还体现在产品销售上。运动装备制造商耐克报告称,美国女足球衣现在是“Nike.com网站上单季最畅销的足球球衣”。
 
  然而,国际足联的财政限制使女足处于不利地位。直到最近,女足的奖金才达到1500万美元。2018年10月,这一数字翻了一番,达到3000万美元,但与男足4亿美元的奖金相比,仍然相差甚远。
 
  其他差异也持续存在着,包括媒体报道以及男女教练之间的不平衡。
 
  根据塔克女性体育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尽管女性运动员占所有运动员的40%,但有关女性运动的报道数量只占所有体育媒体报道的4%。女足世界杯24支球队中三分之一的队伍由女性执教,但32支男足中却没有任何一支配备了女性教练。
 
  现在,争取平等的斗争已经从足球场转移到了加州中部地区法院,最近美国妇女向加州中部地区法院起诉美国足球联合会违反了《同酬法案》。
 
  该诉讼要求美国足球联合会赔偿损失,并在今后实行男女球队平等报酬。该诉讼还提出了旅游住宿和比赛条件方面的不平等问题,比如比赛场地是草地还是人造草坪,温斯顿—斯特劳恩律师事务所的联席执行董事长Jeffrey L. Kessler说,他将代表美国女性起诉。
 
  目前,美国足球联合会通过集体谈判协议与男足和女足单独协商工资。美国足球联合会根据男球员在整个赛季取得的成绩支付其薪水,对女球员则是给予固定的起薪。因此,男性的工资可以达到更高的水平,而女性的保障工资则更低。由于这些协议并未公开,因此很难准确计算出男女球员的具体薪酬差异。
 
  Kessler过去一直专注于开创性的体育诉讼案例。2007年,他帮助女子网球协会获得了大满贯赛事的同等奖金。他说,他新近的客户对胜诉的机会很乐观。
 
  Kessler说:“她们很期待诉讼的胜利,如果女性赢了,这将是一个伟大的胜利。”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