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9年第五期

关闭

亲,没有更多了

塑料海洋

塑料垃圾以每年900万吨的速度流入海洋,化为微小的碎片,刚孵出的幼鱼正以这些毒物为食。

塑料海洋pic许多海洋鱼类靠着海面油状物长大,这里富含浮游生物和其他鱼的食物,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在火奴鲁鲁的研究人员调查,海面油状物中现在也含有许多塑料。他们用细孔渔网在大岛沿海的海面油状物中拖捞,再将捞上来的东西加以分析。照片中这只5厘米长的拟态革鲀大约50天大,正在一大片“塑料汤”中游动。

塑料海洋pic
从英吉利海峡取来的少许表层海水中,有一只体长约8毫米的鳞虾、一只比较小的十足类甲壳动物,以及一只橘色海星,它才刚度过在薄膜中漂浮的幼鱼阶段。右边的白色碎片和磨损的红色纤维是聚乙烯,但对幼鱼来说可能看起来和食物没两样。在一项2017年的研究中,普利茅斯海洋实验室和普利茅斯大学的研究人员捕捞了一群仔鱼,结果发现有3%的仔鱼吃下了微塑料纤维。
 

  不久前我到太平洋瓦胡岛西南海岸外浮潜。这座夏威夷岛屿这一侧的岸崖非常陡峭,当我们搭乘小艇往目的地驶去时,很快就看不见水底了。回望岛屿时,我看见一千多米高的怀厄奈山绿色的山坡耸立在沙滩后方。通常山脉会屏障此处水域不受信风影响,但那天却吹起一阵微风,激起的小小波浪几乎让我看不清楚此行想见到的东西:海面上薄薄一层如浮油般的表层水,里面富含有机微粒,新生幼鱼觅食其中,奋力度过生命开头最危险的几个星期。
 
  我把头探进那片泛着光泽的海水中,发现里面是一处幼鱼栖息场:鱼卵像小小灯笼一样漂来漂去,卵黄囊在阳光照射下发出光芒,跟瓢虫一样小的仔鱼迅速游动。一条十美分硬币大小的豆娘鱼从旁游过,相较之下显得巨大。我们的下方有一群身长30厘米的脂眼凹肩鲹,长得像鲭鱼但眼睛很大,它们会吃掉任何不幸生来就小的东西。
 
  我当天的向导是海洋学家贾米森·戈夫和鱼类生物学家乔纳森·惠特尼,他们都在火奴鲁鲁的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工作。这两人为了搞清楚眼前这一片混沌的景象,已投入一项持续近三年的研究计划。仔鱼阶段是渔业科学的“黑匣子”:进去的是受精卵,出来的是幼鱼,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仍一团模糊。仔鱼又小又脆弱,实在很难供人做研究,而且绝大多数的仔鱼无法活到成年。然而世界各地海域的鱼群,以及以鱼为食的动物的生存,全都取决于有多少仔鱼存活及它们的状态如何。
 
  戈夫和惠特尼最近有一个发现,而戴维·利特施瓦格尔为他们采集的海水样本所拍摄的照片也显示了同一点,那就是聚集在夏威夷沿海油状物里的东西,不是只有鱼类和能够滋养它们的食物。那里也有微塑料,也就是细小的人类垃圾碎片,数量多到仔鱼出生的头几天就会吃到。
 
  对新生幼鱼来说,吃了东西就能多活一天。但如果它们第一餐吃的是塑料,就无法摄取到让它们撑到下一餐的热量。“它们历经万难才达到这个阶段,”戈夫说,“它们孵出后找到这处海面油状物,一边吃一边长大,能活到现在的都是千中选一的幸运儿。而现在塑料却不断汇入。”
 
  “最关键的就是第一餐,”惠特尼说,“如果吃到的是一片塑料可能就完了。只要有一丝塑料进入仔鱼的胃里,就可能造成死亡。”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华夏地理》2019年5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