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买球比分怎么算

关闭

亲,没有更多了

mg电子交流 群

在炎黄发明农耕与医药的古老土地上,他们的子孙如今依然延续着传统的药材生产经营模式,以及与其相关的文化和朴素信仰。然而随着现代科技发展,这些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药都安国pic
北京一家私人中医馆,药师神情专注,为前来问诊的患者抓药。样式古朴的中药柜、传统的小铜秤、药师身上的长衫配合满室弥漫的药材芳香,让人感觉颇为宁静。摄影:李昊

药都安国pic贵州省望谟县打易镇边王村菊花种植基地菊花盛开,布依族民众采摘菊花。2018年,望谟县菊花种植面积近2万亩,帮助4000户贫困户增收。供图:视觉中国
 

  农历正月十五凌晨,刘佳瑶和丈夫许岩驱车去往安国市中心的药神广场拜药神。当天雨雪交加,在原本的严寒之外又添了几分湿冷。他们到得并不算晚,但道路已经相当拥堵。待二人将车停稳去到广场,这里已经挤满了前来拜祭药王的人。他们大多是药商,不畏冰雪严寒,将半人高的香举过额头,表情虔诚,低头拜下。甚至不少人直接跪在刺骨的冰水里,希望药王能为其带来好运。
 
  安国药市是中国四大中药材集散中心之一,这里的药材贸易便因药王庙而生。药王庙始称皮场王庙,建于北宋。旧时百姓缺医少药,生病便来求助神灵护佑,逐渐形成庙会。民众信仰药王,参拜之余不免采买些药物带回家中,于是吸引了各地的药商前来。再加上一系列相关因素,逐渐形成最初的安国药市,到如今发展为当地不可或缺的支柱产业。甚至于连街边卖早点的摊贩都会参与“ 押药”(类似中药材期货买卖),安国“药风”之盛由此亦可见一斑。
 
  许岩2007年从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来到安国,如今已是一名颇为成功的药材商人。他在安国也开有门店,可店内最显眼的并非药材,而是一个豪华的茶台。许岩坦承,“这里主要是为了招待”。这座城市似乎也这样,即便在我住的普通快捷酒店,大厅也摆着一个很大的茶桌,方便商客在此交流。
 
  “我们这往来客户很多。你看药材交易市场里,每户只有几个格子,格子里面也就几斤药,其实这些药主要是作为样品展示给来进货的人。市场里的人,别看穿得朴素,很可能库房里放着价值几百万的药材。”许岩称,这是他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安国的原因之一,这里的人朴实,不追求外在表现,让他觉得踏实。
 
  安国郑章镇谢庄村是一个“丹参村”,村人收购全国各地产区的丹参,进行初加工和出售,形成完整的丹参产业链。初进到村子,感觉和中国北方大多农村没有什么区别,高高的院墙中间,黄土铺就的道路因不久前降雨而显得颇有些不堪。但我随即地发现,即便走在最泥泞的路上,也没有一丝会引起人不快的味道,整个村子都萦绕着令人放松的草药香气。
 
  许岩领我们进入一户普通农家,切片丹参铺满了整个屋顶,大概为了更好地晾晒,它们被均匀地分成一道一道,如水波纹一般。院子里散放的未加工丹参堆几乎与我等高。院子的另一侧有一些小型器械,用来对药材进行清洗、切割、筛选等一系列工序。加工后的药材便会被抬到屋顶平台晒干,等待有兴趣的人来收购。
 
  这个村子几乎家家如此,而类似的村子在安国还有很多,甚至当地人都用特色药材来称呼它们,例如南张“柴胡村”,东河“瓜蒌村”等。很多药材都非本地自产,而是安国人四处收购后加工,再进行销售。安国人喜欢说“药经祁州始生香”,据说实指当年祁州人有一套精妙的切药技术,能将药材功效发挥到最佳。这套传统延续下来,使得安国药材市场持续繁盛。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华夏地理》2019年5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