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26888论码堂心水论

关闭

亲,没有更多了

盈佳国际登录入口

亚历克斯· 杭诺尔德不用绳索攀登一座“ 超级无敌高的岩壁” , 完成了历史性创举,而且还活下来与我们分享这段经验。

徒手攀岩pic
杭诺尔德从塔夫特角的边缘探头下看,名为酋长岩的花岗岩峭壁隔着约塞米蒂谷与此相望。他每年都会投入几个月的时间攀爬这座国家公园中具代表性的岩壁和大石。“ 约塞米蒂,”他说,“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地方。”

徒手攀岩pic
开始攀登后四小时,杭诺尔德手拿他所有的攀岩装备:一双攀岩鞋和一袋攀岩粉,站在酋长岩顶。“在山脚下时我还有点紧张,”他事后说,“毕竟在我上头的可是一面超级无敌高的岩壁。”下一步什么打算?“我还会想要挑战难爬的地方,再看看哪天吧。你不会一从岩壁上下来就退休的。”

  2016年寒冷的11月,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时间是清晨4点54分。
 
  满月在酋长岩的西南壁映照出诡秘的光芒。亚历克斯·杭诺尔德仅靠指尖和两条细窄的橡胶鞋缘抓附在花岗岩壁,尝试专业攀岩者长久以来认为不可行之事:徒手攀登世界最著名的悬崖。这表示杭诺尔德得在不借助任何绳索的情况下,独自攀爬高度超过900米的陡峭岩壁。
 
  微风轻拂杭诺尔德的头发,头灯照射着下一步必须踩上的一段花岗岩壁,冰冷而光滑。上方一米范围内是光溜溜的岩壁,没有任何把手点。这片区域不像较高的一些攀爬路段,有浅坑和鹅卵石大小的凸起,还有细小的裂缝,让亚历克斯能以强而有力的手指攀援而上。这片位于“自由爆破”攀登段的斜岩板,倾斜度只比直角小一点点,必须在高超技巧和沉着冷静之间取得巧妙的平衡才能征服,攀岩者称为“摩擦力攀登”。亚历克斯曾经表示:“就像沿着玻璃表面往上走一样。”
 
  亚历克斯动了动脚趾。已经麻木了。两个月前他才在练习这段路线时摔下,严重扭伤,右脚踝仍又肿又僵硬,而当时他还有绳子系在身上,如今可不能再摔一次了。其他的危险运动如果搞砸了可能会丢掉小命,但徒手攀登不一样,当你身在60层楼高处、身上又没有绑绳子的时候,那就不是“可能”的问题了。
 
  就在下方180米处,我坐在一根倒地的树干上注视亚历克斯头灯的微小光晕。小光点没有任何动静,或许才过了不到一分钟,感觉却像是永恒一样久。我知道个中原因。亚历克斯从七年前有意进行这个计划以来,就一直受眼前的动作所困。我也曾经试过攀爬这一段岩壁,光是想像要以无绳方式攀登就让我头皮发麻。要是亚历克斯失足,坠落的地方将距离我所坐的树干不到100米。
 
  一阵声响把我拉回当下。我的心跳不禁漏了一拍。记录这次壮举的团队中有一名摄影师,他匆忙沿着步道跑向岩壁底端。我听到对讲机传出来的杂音。“亚历克斯要下撤了。”他说。谢天谢地,我心想,亚历克斯能活下来了。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华夏地理》2019年3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