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9年第二期

关闭

亲,没有更多了

卷首语:东西融合的坐标

在被塔利班炸毁之前,阿富汗巴米扬石窟的东、西大佛已是世界知名的佛教历史遗址。

  在被塔利班炸毁之前,阿富汗巴米扬石窟的东、西大佛已是世界知名的佛教历史遗址。鲜为人知的是,早在1390年前,玄奘法师的《大唐西域记》就记载了巴米扬大佛和“梵衍那”王国的盛貌。《大唐西域记》关于巴米扬的记载,也几乎是世界上现存最详细的文献记录。55米高的巴米扬大佛代表着它所依
存的古代佛教国家,耸立在丝绸之路上,勾连着西方的波斯萨珊王朝和东方的印度文化,见证了亚欧大陆东西方的融合和冲突。除了大佛以外,巴米扬石窟壁画“东西合璧”的美术风格,也日渐成为近百年来考古艺术史观察的重点。遗憾的是,从玄奘之后的1300多年里,巴米扬鲜有中国学者踏足考察。
 
  本期的封面文章中,我们的特邀作者邵学成和摄影师孙志军前往阿富汗,探访被塔利班破坏之后的巴米扬遗址。这次探访是敦煌研究院考察巴米扬的“破冰之旅”,也是继玄奘法师之后中国专家的首次重访巴米扬。在这次不同寻常的旅途之中,我们作者不仅在残存的遗迹中发现了隐藏的秘密,也与看护石窟的昔日少年结下了友谊,与巴米扬千年历史中屡次被摧毁又屡次重建的命运产生了共鸣。这期专题,我们将展示给读者一个壮丽而神奇的古代奇观,同时也希望读者和我们一起思考:究竟是什么力量在让巴米扬不断重生?文化遗产不仅是和平与融合的工具,它还应当是一个发展的因素,为将来的人们提供可资借鉴的材料。我们希望,重访巴米扬能让我们想起,人们是怎样一次次将文化的冲突化解为共识的。这些远古的遗存,将永远是人类未来融合的坐标。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华夏地理》2019年2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