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8年第十一期

关闭

亲,没有更多了

开裂的世界

海冰与磷虾是南极半岛各物种赖以生存的根基,如果这两样东西都消失了会怎样?

开裂的世界pic
一头海狗在一堆白雪覆盖的鲸骨旁休息。与许多鲸类不同,南极洲禁猎海狗之后,该物种数量大幅回升。现在,南设得兰群岛的海狗数量又开始下降——这是海冰融化的间接结果,因为豹海豹被迫上岸以海狗幼崽为食。PAUL NICKLEN

开裂的世界pic
一只贼鸥在潮汐池里沐浴。这种鸟以企鹅蛋、小企鹅、鱼和磷虾为食。它们还扮演着食腐动物的角色——相当于南极的秃鹫。在这个因为严寒尸体无法分解的地方,它们不停地进行清理工作。KEITH LADZINSKI
 

  迪翁·庞塞特在一个几乎没有人称之为家的地方长大。他出生在利斯港的一艘帆船上,这座港口是南乔治亚岛上一个废弃的捕鲸站点。他的父亲是法国探险家,驾驶帆船周游世界时,在塔斯马尼亚的一个码头遇见了他的母亲,一位澳大利亚的动物学家。二人在南大西洋组建了家庭。多年来,他们拖着三个孩子,穿行于南极半岛的西海岸,在海图上未曾标出的海湾考察野生生物——海豹、开花植物,以及各种海鸟。迪翁是他们的长子。
 
  南极半岛由延绵1300公里的群山和火山组成,从白色大陆向北延伸,就像是一只马蹄蟹的尾巴。它是庞塞特的游乐场。年幼的迪翁和弟弟们在这里看书、画画、玩乐高玩具,但也会追企鹅,从废弃的科考站偷巧克力吃,在可能从未有人类踏足的山丘上滑雪橇。别的孩子面临校园霸凌,而迪翁则被俯冲下来的贼鸥欺负,它们狠狠砸中他的脑袋,痛得他大哭。别人家的孩子出现在画面摇摇晃晃的家庭录像中,而庞塞特家的男孩们则在国家地理学会于1990年拍摄的一部影片中担任主角,该影片讲述的是在南极洲长大的故事。
 
  在近三十年后的一个寒夜,我和庞塞特站在他那艘26.5米长的汉斯汉森号的驾驶舱里,在冰面上搜寻阿德利企鹅的身影。39岁的庞塞特金发碧眼,下巴方方正正,话不多,一双手特别大。在成年之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驾船带着科学家和游客从福克兰群岛的基地出发,穿行在南乔治亚岛和南极半岛周围的水域。我和保罗·尼克伦率领的一队摄影师一起,跟着他沿南极半岛西海岸航行。我们想看看一个他从小就了如指掌的地方,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这里位于地球的底部,几乎无人定居,然而,这海洋中最为富饶的野境之一却正在遭到人类破坏。数千公里之外燃烧的化石燃料,令半岛西部升温的速度几乎超过了任何地方。(只有北极可以一较高下。)气候变暖将复杂生态机器的部件拆得七零八落,改变动物进食、休憩、抚育后代甚至互动的方式。与此同时,来自遥远国度的拖网渔船,正在将这里几乎所有动物赖以为生的磷虾一网打尽,它们被加工成膳食补充剂和药品,拿去喂挪威峡湾里人工饲养的鲑鱼,以及水族馆里的热带鱼。

 
( 预知完整故事,请点击购买《华夏地理》2018年11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