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妈那点事儿:经期卫生用品里的乾坤

大姨妈那点事儿:经期卫生用品里的乾坤
卫生棉条导管几乎都是塑料做的,现在一些公司开始推出无导管的卫生棉条。
摄影:HANNAH WHITAKER, 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ALEJANDRA BORUNDA
 
  现代生活,塑料无处不在,连经期卫生用品也不例外。20世纪中叶以来,在很多卫生棉条和卫生巾的基本设计中,都或多或少地用到了塑料:有时是为了“改进”设计方案,但多数时候并没有那么重要。
 
  我们很难弄清楚有多少塑料垃圾来自经期卫生用品,部分原因在于它们被归为医疗废物,无需进行追踪;此外,关于这个问题的涵盖范围,相关研究寥寥无几。但粗略估计就能得出让人大跌眼镜的结果。仅2018年,美国人就购买了58亿根卫生棉条,一个人一生用到的卫生巾和卫生棉条的数量将达到5000至15000个,这些卫生用品大多被当作塑料垃圾,最后进了垃圾填埋场。
 
  然而,想要去除经期卫生用品里的塑料,不仅仅要打破现有的设计,因为塑料之所以在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是因为交织了文化、羞耻、科学等诸多因素。
 
无处不在的塑料
 
  大多数美国女性月经来潮的时间约为40年,每个月流血5天,一生约2400天,共计6年半。
 
  所有的经血都要流出体外。在美国,通常是卫生棉条或者卫生巾承担这项任务,在短暂的使用后,这些物品会被丢进垃圾桶。
 
  经期卫生用品是名副其实的塑料制品。卫生棉条被裹在塑料纸里,放在塑料导管中,一端拴着塑料绳,甚至在吸收部分还有薄薄的塑料层。卫生巾用到的塑料更多,从防漏底层到吸收液体的合成材料,再到外包装,都有塑料。
 
  Ann Borowski负责研究卫生用品的生态影响,她表示,这个数字简直令人震惊。
 
  “我不想持续产生40年的垃圾,只为了处理根本不应该被视为问题的问题,”她说:“现在,我们应该有更多的控制权。我不想给地球带来这样的负担。”
 
月经简史
 
  古希腊时的作家认为,经血是一种很不健康的东西,是女性不洁的象征,是一种“体液”,为了保持平衡和健康,需要被排除体外。血液本身也是不健康的,甚至是有毒的。这种观点持续了几个世纪。
 
  波士顿马萨诸塞大学的月经研究专家Chris Bobel告诉我们,到了19世纪中期的美国,人们已经形成了一种刻板印象:简言之,经血是一种“坏血”,肮脏又可耻。
 
大姨妈那点事儿:经期卫生用品里的乾坤

  但月经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历史学家Susan Strasser表示,在20世纪以前,美国女性用的是“拼凑”的办法,她们把各种日常用品重新组合成类似卫生巾或卫生棉条一样的东西。也就是说,会用到剩下的布片、柔软的树皮条,以及可以充当吸收剂的东西。但还有很多要改进的地方:这些物品通常又大又笨重,需要清洗、晾干,这意味着它们会被别人看见,在月经被污名化的文化中,这不是什么好事。
 
  1921年,第一包高洁丝出现在了药店柜台,从此开启了一个新纪元:一次性经期卫生用品诞生。
 
  高洁丝的材料是纤维棉,一种吸水性很强的植物性材料。纤维棉发明于一战期间,被用作医用绷带。护士们开发出了新用途,将之用作卫生巾,并沿用至今。
 
  一些身体运动较多的女性,比如舞者和运动员,则被另一种新兴产品所吸引:卫生棉条。20世纪30年代的卫生棉条与今天放在药店货架上的那些相比,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别,基本上都是一团紧致的棉花或者类似纸的材料,再绑上一根绳子。
 
  所有这些新产品有一个共同之处:用后即丢。当时的营销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宣扬了这样一种理念:新产品将让经期的女性成为“幸福快乐、风采依旧、行事高效的现代女性”,摆脱旧时“拼凑”带来的压力。(但一次性用品也意味着女性每个月都需要囤积,而且购买行为要持续几十年。)
 
  普渡大学的历史学家Sharra Vostral说:“从一开始,这些公司就在推动这样的理念,即现代意味着使用一次性新产品。”
 
  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职场,一次性产品也愈加受欢迎。它们有两方面的显著优势,一是便利性,很多药店都有售,二是自主性,女性不用担心把用过的布料从办公室带回家的问题。此外,处于经期的女性还可以隐匿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受干扰地继续工作。
 
  “标准如此,”Bobel说:“无论年龄,女性总要屈从于工作地点的规则与标准,才能保持高效。你不能因为身体原因慢下来,就是这样。”
 
大姨妈那点事儿:经期卫生用品里的乾坤
在2013年的新泽西州海滩清理系列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中,志愿者们拾起了成千上万的卫生棉条导管。
制图:HANNAH WHITAKER, NATIONAL GEOGRAPHIC
 
  结果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到二战结束时,一次性经期卫生用品在美国的销量翻了五倍。
 
卫生巾里的塑料
 
  20世纪60年代,化学家正忙于开发精密塑料和其他合成材料。随着技术突飞猛进,制造商们也在积极开拓能让这些新材料大展身手的新市场。
 
  经期卫生用品就是其中之一。
 
  卫生巾的设计开始采用轻薄柔软、防渗漏的聚丙烯或聚乙烯作为底层。粘性材料技术的进步促进了软塑料的使用,卫生巾因此可以直接贴上内衣,不用再挂在复杂笨重的皮带上。20世纪70年代末,设计师意识到可以加上一对塑料“护翼”,包裹住内衣,从而固定卫生巾的位置;另外在松软的部分加入薄的聚酯纤维,能把液体吸到吸收芯里。随着高吸水性材料技术的进步,吸收芯也变得越来越薄。
 
  所有这些产品的开发都是渐进式的,但它们共同促成了一场革新,历史学家Lara Freidenfelds说道。在著作《现代》中,她采访了几十位女性,询问她们在月经期间的经历。
 
  “粘合剂或者护翼听起来只是微不足道的产品改进,但实际上,在人们眼中它们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就像,哇!太棒了,它提升了我的生活品质。”
 
无法摆脱塑料的卫生棉条
 
  东华盛顿大学性别研究专家、《利用诅咒:关于月经的那些事儿》一书的作者Elizabeth Arveda Kissling告诉我们,20世纪早期,很多医生以及公众都对这一点反应很大:女性,尤其是年轻的女性,在插入卫生棉条时,可能会触碰到生殖器。
 
  发明者经过思考,想到一个办法:配合导管,可以让卫生棉条的插入更“庄重”、更卫生。
 
  美国最早的卫生棉条专利申请是在1929年,其中包括套管式硬纸板导管。也有人建议使用不锈钢甚至玻璃材质。20世纪70年代,塑料可以做成光滑、轻薄、柔韧的圆形,一些设计师发现,这简直就是完美的卫生棉条导管。
 
  不仅仅是导管,很多卫生棉条的吸收部分本身就含有一些塑料。薄薄的塑料层有助于把紧凑的棉花固定在一起。有时候,拉绳也是用的是聚酯或聚丙烯。
 
隐私包装
 
  20世纪中叶,技术方面已经饱和,美国经期卫生用品市场上的几家主要生产商纷纷开始争夺客户。为了脱颖而出,各家公司想出各种办法,提供多种选择,方便客户悄悄地购买、使用和弃置。
 
  不欲引人注目这一点,可谓由来已久。20世纪20年代,强生公司在杂志上刊登了摩黛丝牌卫生巾的广告。女人们会把广告剪下来,悄悄递给药店柜台,然后得到一个几乎没有任何标记的盒子。
 
  但随着一次性便携产品大受欢迎,再加上卫生用品本身尺寸在缩小,包装的重点转向了个性化设计。女性需要把它们装进包包,确保洁净卫生,从办公桌带到洗手间,再在厕所隔间里丢进垃圾桶。
 
  这意味着所有东西都需要塑料包装。很快私密包装大行其道,2013年高洁丝公司推出了一种卫生棉条,“包装更柔软、更安静,帮你保守秘密”,可以悄无声息地打开。丢弃的时候同样用到了塑料。在一些公共厕所里,厕所隔间的墙上挂着塑料小香包,方便女性把用过的卫生用品包起来扔掉。
 
  Kissling说:“在销售经期卫生用品时,我们仍感到羞耻。”
 
塑料会占领未来吗?
 
  无论是卫生棉条还是卫生巾,新型塑料包装极大地提升了女性经期时的体验,但也让女性依赖上了以塑料为中心的产品。这些产品的使用寿命极短,但之后却会存在至少500年。
 
  但还有转机。在欧洲,大部分卫生棉条出售时都没有导管。在美国,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考虑其他选择:最近一次调查显示,近60%的女性打算尝试可重复使用的产品(约20%的女性正在使用)。
 

地球还是塑料?
下面两件事有助于解决塑料问题:
1. 尝试月经杯,或其他可重复利用的产品。
2. 选择天然纤维做的卫生棉条,不要用导管。
 
  谢尔顿集团负责此次调查,集团的研究员Susannah Enkema说:“在女性思考如何处理月经方面,这是结构性的转变。”
 
  最受欢迎的替代方案之一是可重复使用的卫生巾,和过去的技术相比,现在的设计更优秀。另一些人则接受了月经杯,这也是最近再次流行的旧技术。一些公司正在设计可以直接吸收经血的内衣,清洗后可以反复使用;而有的女性则选择在经期自由地流血,以避开这种最基本的生理现象所带来的耻辱。
 
  Bobel认为,打破围绕月经的耻辱,对于迈向更加注重社会和环境的未来至关重要。
 
  “我不否认,我们需要处理月经的东西,”她说:“与此同时,我也必须指出,想靠推广各种产品消除耻辱,那是自欺欺人。那是不可能的。”
 
  只有改变思想,才能改变未来。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