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难的选择:是关闭大量工厂,还是安于现状?

两难的选择:是关闭大量工厂,还是安于现状?
胭脂河畔,DTE能源公司的煤电厂。
摄影:AMI VITAL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撰文:STEPHEN LEAHY
 
  根据一项新研究的数据,如果现有使用化石燃料的发电厂、工厂、汽车和建筑在使用寿命内正常运转,那么几乎可以肯定,地球变暖的幅度将超过《巴黎协定》定下的目标:1.5摄氏度。
 
  情况已经迫在眉睫:为了确保升温在1.5度以下,我们不仅不能建设使用化石燃料的基础设施,甚至连一些已有的发电厂都要提前关闭。而现实情况是,很多新的发电厂已经在建设中,或者提上了日程。
 
  这篇论文发表于《自然》杂志,研究合著者、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Steven Davis说:“我们的研究非常简单。我们想知道,从2018年开始,如果不再建设使用化石燃料的工厂,情况会怎样。”
 
  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Davis和同事浏览了2018年电力、能源、交通、住宅和商业基础设施的所有排放数据。他们根据这些建筑和设备的平均使用年限,估算了它们的“碳排放”总量,即未来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例如,如今新建的一座煤电厂在40年的使用期限里,每年将排放出几百万吨的二氧化碳。一项新车的寿命按照15年计算,每年排放4吨二氧化碳,那么碳排放量将达到60吨。尽管森林和海洋可以吸收掉一些,但大部分二氧化碳在未来几百年时间里,会一直留在大气中,捕获热量,除非有技术能把它们再吸回来。
 
  Davis和同事把现有的基础设施在使用期限内的排放量加在一起后,估算出未来碳排放总量约为6580亿吨二氧化碳。这比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制定的最高排放标准高出780亿吨。IPCC表示,依据最高标准,升温幅度有50%的概率会稳定在1.5摄氏度。
 
  无可否认,已释放到大气层中的二氧化碳绝大多数是美国的责任,但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未来碳排放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一,占总数的41%,美国和印度各占9%,欧盟占7%。这是因为近期中国经济飞速增长,新建了不少发电厂和工厂,它们还有很长的使用寿命。根据这次研究的数据,中国的煤电厂平均只运作了11年,而美国的则接近40年。
 
  这项研究没有涵括二氧化碳排放的所有来源,因此关于碳排放所带来的挑战的相关预测比较保守,绝非危言耸听。
 
  其他未纳入研究范围的碳排放还包括农业、森林砍伐和其他土地使用变更,这些约占今天总排放量的24%。此外,开采化石燃料也会带来大量碳排放。比如,为了从加拿大的油砂中开采石油,需要使用该国近三分之一的天然气产量。
 

盲目行事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联合国和个别国家把注意力放在每年的排放量上,而这是不够的。Davis说:“这就像是盲目驶在高速公路上,只看侧车窗外。”今天,是否建设更多使用化石燃料的基础设施将会影响未来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从而决定人类能否把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巴黎协定》定下的最高2摄氏度以内。
 
  这次研究把潜在的碳排放量加了起来,包括目前正在建设和处于规划阶段的燃煤、燃气和燃油发电厂。建成之后,全球未来碳排放量将激增至8460亿吨二氧化碳,占据今天和2摄氏度之间的大部分碳预算。
 
  而这仅仅是发电厂:Davis和同事还没有把新的使用化石燃料的其他基础设施计算在内,比如2018年在建的和规划中的汽车、建筑、工厂。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气候学家、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地球系统科学中心的主任Michael Mann之前曾告诉《国家地理》,全球变暖就像一个日渐危险的矿区。
 
  Mann解释说:“我们越往前走,就离爆炸越近:怀着侥幸心理,认为1.5度比2度安全,2度比2.5度安全,2.5度比3度安全。”
 
  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让增温幅度低于2度非常艰难,更不用说限制在1.5度之内,挪威国际气候研究中心的研究主任Glen Peters说道。“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仍不足以满足每年能源需求的增长。”
 
  而想要保持在1.5度或2度之下,“那些使用化石燃料的基础设施很有可能必须提前退休”。
 
  除了关闭几百座甚至几千座煤电厂和燃气发电厂,我们还可以恢复几百万平方公里的森林,采用昂贵的技术手段大规模捕捉碳,更快地增建可再生能源。很有能我们需要把这些方法全都结合起来。
 
  上周,欧洲又迎来了一场创纪录的热浪,德国气候政策与全球可持续发展新气候研究所的Niklas Höhne在采访中表示:“我们现在是全员参与,需要采取大胆措施,包括不再增加煤电厂。”
 
   “现在全球变暖的幅度只有1度,但德国今天的气温近40度,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
 
  Höhne说,美国、欧洲、中国、印度和签署了《巴黎协定》的其他国家都做出了减少碳排放的承诺,但远不能满足需要。6月27日,在德国波恩举行的新一轮联合国气候谈判未能增加承诺。全世界仍走在升温超过3度的道路上。
 
  气候分析是一个关于气候科学与政策研究的非营利组织,总部位于柏林。其气候科学家Bill Hare说,发表于《自然》杂志的论文使得各国中央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更加担心,继续投资使用化石燃料的基础设施可能会威胁到全球经济的稳定。为了控制二氧化碳排放量,发电厂、炼油厂和其他工业设施不得不关闭或采取昂贵的碳捕捉技术,这或将导致数万亿美元的化石燃料密集型产业贬值。
 
  发电厂和工业占未来碳排放量的75%,但在全球使用化石燃料的基础设施的金融资产中,只占20%。论文的结论是,让这些设施提前退休也许是最划算的解决办法。然而,对气候、甚至是经济成本来说是最好的办法,政治可行性却不高。
 
  Davis说:“我们希望这项研究能清楚地告诉人们,如何才能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关于新化石燃料基础设施的所有决策都非常重要。”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