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照片:南极洲再次分裂出巨型冰山,面积是曼哈顿三倍

独家照片:南极洲再次分裂出巨型冰山,面积是曼哈顿三倍
编号B-46的冰山从西南极洲的松岛冰川上断裂开来,蜿蜒的冰峡谷标志着冰山的边缘。照片的前景是阿蒙森海黑色的海面上漂浮的破碎海冰。
摄影:Thomas Prior,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Brian Clark Howard
摄影:Thomas Prior
 
  在西南极洲的松岛冰川上空,当一架飞机低空掠过辽阔的白色冰原时,兴奋的科学家们都挤到窗户边上,手里拿着相机准备拍照。飞机上的仪器之前曾提醒他们荒凉辽阔的西南极洲上将会发生特别的现象。
 
  “我们飞到了B-46冰山上空,”乘客们的耳麦里传来飞行员的说话声。
 
  片刻之后,裂缝出现了。巨大的白色长条从派恩岛冰川(西南极洲冰盖迅速移动的部分)上裂开,裂开的声音立刻传到DC-8飞机原本就很嘈杂的机舱里。有人难掩笑容,有人不时发出惊叹。“实在太大了,”有人说道。“太不可思议了,”另一个人说道。
 
独家照片:南极洲再次分裂出巨型冰山,面积是曼哈顿三倍
一架美国宇航局的飞机在460米的低空环绕新形成的B-46冰山飞行,拍摄到了冰山朝海一面的边缘。
摄影:Thomas Prior,National Geographic

独家照片:南极洲再次分裂出巨型冰山,面积是曼哈顿三倍
B-46冰山实际上是从
松岛冰架前缘分裂出来的长切块,冰架指的是漂向海洋的冰川的前缘部分。冰山已经分裂成更多独立的小冰山。
摄影:Thomas Prior,National Geographic
 
  另一座巨大的冰山已经从松岛冰川上分裂出去。
 
  随着飞机沿着自动控制的样线继续飞行,终于飞过了主断裂区——一个巨大的白色峡谷,如今已是一座巨大的冰山。科学家将这座新冰山命名为B-46,估计其面积多达184平方公里,是曼哈顿面积的3倍多。冰山边缘的悬崖高达48-70米。
 
  “这是一做新冰山,我99%确定我们是第一批亲眼看到冰山分裂的人,”美国宇航局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冰川学家Brooke Medley说道。
 
  松岛冰川位于南极半岛以西的阿蒙森海。尽管地处偏远,松岛冰川却是世界上最著名、研究最多的冰川之一,因为它是变化最快的冰川之一。在很大程度上,由于不断变换的海风和洋流致使温暖的海水不断侵蚀冰架底部,冰川不断融化,进而导致全球海平面持续上升。
 
  今年9月,研究卫星图像的科学家在松岛冰架上发现了一个裂缝。“裂缝可能之前就存在了,不过当时是极地冬夜,因此我们没有任何记录,”Medley说道。
 
  科学家们认为B-46冰山几周之后就裂开了,大概是10月27日前后,也是根据卫星图像判断的,NASA冰桥行动的副主任、科学家Medley说道。自从2009年起,冰桥行动项目组就一直带着高度灵敏的设备乘坐各种飞行器飞越南极和北极上空,其中包括本周使用的老式DC-8飞机,以研究随着全球变暖被冰雪覆盖的地区是如何变化的。
 
迅速断裂
 
  B-46冰山分裂的速度令科学家吃惊不已。当冰山裂开时,“可能会导致更多小冰山断裂,”Medley补充道。
 
  实际上,巨大的B-46冰山是最新断裂的,至今仍紧挨着临近的松岛冰川,很难从460米的高度拍摄到全貌——你可以想象在高于帝国大厦天线数米的高度飞越曼哈顿所能看到的景象。
 
  “很难拍摄到我们所能看到画面的巨大规模。不过的确非常震撼,”Medley坐在DC-8机舱中的一堆显示器后面说道。
 
  除了标志着冰山外边缘的冰峡谷,B-46冰山上还出现了许多更小的裂缝,这表明它已经分裂成更小的碎块。甚至可以看到松岛冰川上出现了更多的裂缝。
 
  未来几周里,在南冰洋的海风和洋流的作用下,B-46冰山很可能会继续分裂。
 
独家照片:南极洲再次分裂出巨型冰山,面积是曼哈顿三倍
B-46冰山的大部分漂浮在松岛冰架的前面。科学家担心,未来有一天整个松岛冰架有可能彻底瓦解,导致其背后支撑的冰川滑入海洋。
摄影:Thomas Prior,National Geographic 
 
  尽管B-46冰山非常庞大,但绝对算不上近年来最大的冰山。2015年,派恩岛冰川分裂出一座面积多达580平方公里的冰山。2017年7月,一块面积与特拉华州(5800平方公里)相当的冰山从南极洲半岛上的拉森C冰架上裂开。
 
全球局势
 
  虽然如此大规模的裂冰事件有可能是单纯的自然现象,但由于可能与全球气候改变存在关联,如今该现象已得到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公众的关注。随着气候不断升高,全球的陆地冰川不断融化,尤其是格陵兰岛和南极洲的冰川,全球海平面也在持续上升。反过来,海平面上升就会对大范围的低洼地区带来淹没的威胁,从佛罗里达州到孟加拉国,概莫能外。
 
  “松岛冰川和附近的思韦茨冰川为全球海平面上升贡献了5-10%的力量,尽管其含冰量只占南极洲的3%,”美国宇航局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科学家John Sonntag说道,他自称为“天气呆子”,当时也在DC-8飞机上。
 
  南极洲边缘的冰川受到其漂浮的冰架支撑。随着这些冰架不断融化,分裂成小冰山,会减少其背后巨大的内陆冰川的压力。如果整座冰川滑入海洋,最终可能会导致海平面上升数十米,给人类文明带来潜在的灾难性后果。
 
  在21世纪初,松岛冰川大约每6年会断裂出一座大型冰山。但在过去的5年里,已经发生了四次类似事件。自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松岛冰川的边缘已经后退了上百公里。导致松岛冰川融化的原因在于不断升温的海水,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阿蒙森海的水温上升了超过1华氏摄氏度。
 
  “这片地区与人类存在如此密切的关系,真的令人吃惊,”Sonntag说道。
 
  Medley警告说很难将一次特定的裂冰事件与长期的变化联系起来。“话虽这么说,不过你可以调查下这类事件发生的频率。”
 
  冰川的行为模式非常复杂,人类对它们的认识还存在巨大差距。实际上,采集数据减小差距是此次飞行任务的主要目的。科学家们尤其希望更好的绘制冰架下方的海底地图(影响海冰后退的速度),更精确地计算出冰雪的密度和质量(可能影响冰川融化速度)。
 
  DC-8飞机携带的激光和雷达采集的初始数据表明,B-46冰山的裂缝深达60米,美国宇航局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工程师Jim Yungel说道,他主要负责监管飞机上的科学设备。
 
  就目前来说,很难确定新冰山对西南极洲面临的更广泛变化贡献了多少力量。
 
  不过,“冰山裂开的速度如此迅速令人担忧,”Medley说道。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