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

2019.05.27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在非洲镇的混凝土堤坝上,有一幅克洛蒂尔达号的壁画。两百多年前,一群非洲人被运奴船非法运到阿拉巴马州,后来他们在莫比尔附近建立了非洲镇社区。今天,他们的一些后代仍然住在那里。
摄影:ELIAS WILLIAMS,国家地理 

撰文:JOEL K. BOURNE, JR.
 
  在阿拉巴马州莫比尔河遥远的支流里,克洛蒂尔达号多桅帆船静静地待了一个多世纪。这是已知的最后一艘把非洲奴隶运往美国的船。海洋考古学家经过一年的研究,终于确定了它的身份。
 
  “多年以来,克洛蒂尔达号幸存者的后代一直梦想能找到它,”阿拉巴马州历史委员会的执行主任、文物保护官员Lisa Demetropoulos Jones说道:“我们激动地宣布,这一梦想终于成真。”
 
  从17世纪初到19世纪60年代,一批又一批的非洲奴隶被运往美洲大陆,总人数估计有38.9万人,而克洛蒂尔达号运送的是最后一批。在这场跨大西洋贸易中,成千上万艘船往返于大洋两岸,但我们很少发现运奴船的残骸。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在从西非前往阿拉巴马州的六周时间里,109名非洲奴隶在克洛蒂尔达号狭小的船舱里,经过炼狱般的考验,幸存了下来。这艘多桅帆船原本是为了运货,而非运人,其设计和尺寸都很特别。考古学家据此找到了沉船。
绘制:JASON TREAT AND KELSEY NOWAKOWSKI, NG STAFF.
艺术加工:THOM TENERY
 
  “克洛蒂尔达号的发现,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美国历史中缺失的篇章,”Fredrik Hiebert说道:“这次发现对于非洲镇的故事也有重要意义,因为小镇的建造者是最后那批奴隶的后代。”Hiebert是国家地理学会的驻地考古学家,国家地理学会资助了这次搜寻行动。
 
  研究非洲移民的著名历史学家Sylviane Diouf说,奴隶主以及受害者留下的稀有的第一手资料,为我们了解大西洋奴隶贸易提供了非常难得的机会。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海洋考古学家发现了用来固定船梁和木板的钉子、长钉和螺栓。这些紧固件由手工锻造的生铁制成,这在19世纪中期莫比尔地区建造的多桅帆船上很常见。
摄影:MARK THIESSEN,国家地理
 
  Diouf说:“这是关于西半球奴隶贸易最有价值的记录”她在2007年出版了《阿拉巴马州的非洲之梦》,这本书堪称克洛蒂尔达号的编年史。她在提到那些生活在20世纪的人时表示:“他们被画了下来,而且接受了采访,甚至还留下了影像。组织者、船长分别带来了语音和文字资料,为我们提供了故事的不同视角,这种好事很罕见。”
 
始于一场赌注
 
  克洛蒂尔达号的故事和Timothy Meaher有关。据说,这位来自莫比尔的地主、造船商与几位北方商人打赌,如果他能在联邦官员的眼皮底下,把一船非洲人运到莫比尔湾,他们就要付给他1000美元。
 
  然而,自1808年开始,把奴隶运到美国就是违法的,因此南方种植园主不得不面对国内奴隶价格暴涨。包括Meaher在内的很多人都主张重新开放奴隶贸易。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
  就这样,Meaher租下了克洛蒂尔达号多桅帆船,并资助它的建造者William Foster船长开往臭名昭著的维达奴隶港(位于今天的贝宁),购买奴隶。Foster带着110名青年男女和儿童离开了西非。他们全都挤在船舱里,据说在六周残酷的航行中,一名女孩死亡。买下这批奴隶的一共花了9000美元的黄金,而当1860年抵达阿拉巴马州时,价格翻了20多倍。
 
  Foster把奴隶转交给Meaher哥哥的船后,烧毁了水面以上的部分,以掩盖罪行。在之后的几十年里,克洛蒂尔达号的秘密一直无人知晓,甚至有反对者声称,这件可耻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内战结束后,奴隶制被废除,非洲人渴望回到西非的家。然而,由于条件所限,他们后来只在莫比尔北部买下一小块地,组建属于自己的紧密社区,也就是后来的非洲镇。在那里,他们过上了新的生活,但从未放弃自己是非洲人这一想法。今天,许多子孙后代仍住在那,听着故事长大:一艘著名的船把他们的祖辈带到了阿拉巴马州。
 
  Lorna Woods就是非洲人的后代,她在今年早些时候预测说:“如果能找到那艘船的证据,那绝对是件大事。这意味着妈妈告诉我们的都是真的,这对我们意义重大。”
 
  史密森尼非裔美国人历史和文化博物馆的馆长Mary Elliott也同意这一说法。
 
  “我们有很多这样的例子,1921年的塔尔萨种族骚乱、这个故事,甚至大屠杀,总有人说它们从未发生过。现在,我们有考古学、档案研究、科学,再加上集体记忆,没有人可以否认这段历史。它们以一种有形的方式与祖先联系在一起,我们都知道这个故事是真实的。”
 
寻找失落的历史
 

  多年来,人们曾多次尝试寻找克洛蒂尔达号的残骸,但莫比尔河-滕索河三角洲到处都是泥沼、弯道和河口,再加上300多年来海上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带来了大量沉船事故。2018年1月,当地一名记者报道称,他在一次异常低潮期间发现了一艘大型木船的残骸。阿拉巴马州水域内所有被遗弃的船只都归历史委员会所有,于是他们请来搜索公司(一家考古公司)调查这艘大船。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在联合浸信会教堂入口中,安置着Cudjo Lewis的半身像。Lewis是克洛蒂尔达号最后的幸存者,生前曾帮助建立教堂。
摄影:ELIAS WILLIAMS,国家地理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老普拉托公墓,又名非洲镇公墓,成为许多克罗蒂尔达号幸存者最后的安息之所,包括Lewis。他们很多人都生活在这个社区。
摄影:ELIAS WILLIAMS,国家地理
 
  结果这其实是另一艘船,但也让人们注意到失踪已久的运奴船。这件事还促成阿拉巴马州历史委员会与国家地理学会、搜索公司合作,资助进一步研究。
 
  研究人员梳理了这段时期的几百份原始资料,并分析了19世纪50年代末在墨西哥湾作业的2000多艘船只的记录。他们发现,当时在墨西哥湾建造的多桅帆船仅有5艘,克洛蒂尔达号是其中之一。登记文件中有相关的详细描述,包括结构和尺寸。
 
  “克洛蒂尔达号是一艘非典型的定制船,”搜索公司的海洋考古学家James Delgado说道:“在墨西哥湾建造的多桅帆船里,只有一艘船长26米,宽7米,高2米,那就是克洛蒂尔达号。”
 
  记录还显示,这艘多桅帆船在白橡木骨架上铺设了南方黄松板,并配备了4米的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船板,可以根据需要升降,方便进入浅水港。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海洋考古学家James Delgado在扫描莫比尔河的某一河段,搜寻克洛蒂尔达号最后的安息地。
摄影:ASHA STUART,国家地理
 
  Delgado和阿拉巴马州的考古学家Stacye Hathorn研究了可能的地点,最终把目光投向了莫比尔河中一段从未打捞过的河段。借助潜水员和一系列设备(一台探测金属物体的磁力仪、一台定位河底及附近结构的侧扫声呐,还有浅地层剖面仪,用以探测埋在河床淤泥下的物体),他们发现了一处名副其实的沉船墓地。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法医科学家Frankie West在检测船舱的木头样本,希望能从奴隶的血液或体液中提取DNA。
摄影:MARK THIESSEN,国家地理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国家地理工程师Arthur Clarke分析了沉船的钉子,发现是近99%的纯铁,与用于19世纪50年代阿拉巴马州造船业的紧固件一致。
摄影:MARK THIESSEN,国家地理
 
  大部分很容易被排除:尺寸不对,外壳是金属的,木材类型对不上;但有一艘被标记为“目标5号”的船似乎与众不同。Delgado说,它“与克洛蒂尔达号的各项记录全都能对应上”,包括设计和尺寸、建造过程中所用的木材类型和金属,以及曾被烧毁的痕迹。
 
  从“目标5号”回收的木材样本来自墨西哥湾沿岸的白橡树和南方黄松。考古学家还发现了一块尺寸吻合的韦德娱乐1946手机版船板。
 
  船体上的金属紧固件由手工锻造的生铁制成,与克洛蒂尔达号上使用的是同一类型。而且,还有证据表明,船体最初覆盖着铜,这也是当时远洋商船的一贯做法。
 
  没有标识牌,也没有其他刻字的文物,能断定这艘沉船究竟是何方神圣,但Delgado表示,“根据已有的证据,我们可以做出合理推论”。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米亚州立公园得名于莫比尔的一个显赫家族,他们为保护区捐赠了海边的一块地。1860年,Timothy Meaher和别人打赌,说自己能用克洛蒂尔达号将非洲奴隶运往美国且不被抓到。结果他赢了。
摄影:ELIAS WILLIAMS,国家地理

最后一艘美国运奴船“克洛蒂尔达号”现身!非洲镇自由钟的复制品屹立在莫比尔培训学校里。当地传说这只钟原本来自克洛蒂尔达号。
摄影:ELIAS WILLIAMS,国家地理
 
国家运奴船纪念馆?
 
  克洛蒂尔达号残骸承载着非洲镇的梦想。这里遭遇了人口减少、贫困,以及周围重工业发展带来的环境破坏。当地居民希望这艘沉船能带动旅游业,并为这里带回商业发展和工作机会。一些人甚至建议为克洛蒂尔达号安排展览。
 
  非洲镇最近从英国石油公司深水地平线获得近360万美元的和解费用,用以重建2005年被卡特里娜飓风摧毁的游客中心。但Delgado表示,被烧毁的残骸情况非常糟糕。修复过程要花费几百万美元。
 
  但国家运奴船纪念馆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类似于美国亚利桑那号在珍珠港的纪念馆,其舰体仍保留在原位的水下。在那里,游客可以感受到奴隶贸易的恐怖,了解非洲对美国崛起的巨大贡献。
 
  Paul Gardullo说:“我们仍生活在奴隶制的阴影之下。我们总是要面对奴隶制,它不断地出现,因为历史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如果我们做好工作,那么不仅有机会与过去和解,更能促成真正的改变。”Gardullo是非裔美国人历史和文化博物馆全球奴隶制研究中心主任,也是运奴船残骸项目的成员,该项目参与了克洛蒂尔达号的搜寻工作。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