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2018.10.22
摄影:严磊,罗峰 
撰文:廖家秋
 
  佛语云:佛性本自具足。旷野之上,摊开双手,舒展双臂,迎着那光、那风,听山谷中阵阵梵音回旋,背着行路的包袱落地,融在这浩渺天地间,我们与自己相见。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跋山涉水与自己相见
摄影:罗峰
 
  曾无意中见过一张孜珠寺的照片,星罗密布的寺院、僧舍在峭壁上悬空生成,蔚为壮观,似乎不是这个世间的一种存在,心里便生起了一个向往。丁真俄色活佛曾说“孜珠寺不是一般人能去的,除了非常有缘的人”,这次探寻孜珠寺便是了一次缘,赴一次约。
 
  我们一行从成都乘飞机抵达昌都邦达机场,没作停歇,便驱车沿317国道直扑两百多公里外的丁青县而去。317国道北线,旧有“地狱之门”的别称,可想其艰险,但路边的风景美不胜收,翻山越岭穿险峰而过,眼在天堂,就是最大的激励和奖赏了。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险路之上的山巅云端
摄影:罗峰
 
  从国道下来向孜珠寺进发,接下来的路途更是曲折难行。山道全是沙石土路,坑洼不平,崎岖蜿蜒,一边是光秃秃的悬崖峭壁,一边是万丈深壑。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沿江的穿山路
摄影:罗峰
 
  穿过这段生死峡谷,继而又是一路攀升的险峻盘山道。途中无数S弯,颠簸中一路细数竟有43个回头弯,海拔上升也大,37公里路途爬升竟有900多米。险中之险,若非信徒,确实很难抵达。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爬升的S弯
摄影:罗峰
 
  行过起伏跌宕,那悬浮在云雾中的孜珠寺突现在视界之中。
 
  孜珠寺位于西藏东部昌都地区丁青县觉恩乡境内的孜珠山上,依峭壁山崖而建,气势恢宏,雄伟壮阔。孜珠寺距离县城37公里,海拔4800米左右,是西藏海拔最高的寺院之一,也是苯教最古老、最重要且现存规模最大的寺庙之一。寺庙始建于三千年前,由第二代藏王穆赤赞普倡导、大成就者第一世穆邦萨东大师创建并传承,至今已是第四十三世转世传承。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孜珠寺全貌
摄影:严磊
 
  孜珠寺所在的孜珠山,巍峨、险峻,是苯教传说中的四大神山之一(另外三座为阿里的冈底斯山、林芝的苯月神山、玉龙的梅里雪山)。“孜珠”藏语意为“六座山峰”,据古典记载,孜珠山为观音菩萨的道场,六座山峰象征着观音菩萨用慈悲和智慧度化六道众生,代表六度万行中的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佛祖辛绕弥沃曾在孜珠山传法,给予巨大的加持。现在的孜珠山六座山峰上,寺庙、经堂、僧舍从高到低镶嵌其间,仍然保持着远离世俗的纯净修行,众多修行者在峭壁上的修行洞中获得证悟。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寺庙、经堂、僧舍、修行洞错落散布在六座山峰间
摄影:罗峰
 
  有个空洞的山峰是孜珠山的第三峰,传说那个空洞是大鹏鸟穿山而过留下的,因为像一面悬空的镜子,可以照见世人之心,照见世间空性,所以第三峰又叫“见性峰”。
 
  空洞旁边悬崖上的那个修行小屋是后世人的修葺,最早只是一个山洞,据说占巴南喀(公元前915年诞生在沃莫隆仁圣地,是象雄国王的王子,文殊的化身,被誉为“密宗之父”,象雄八十大成就者之首)曾在这个山洞修行,至今山洞内还有占巴南喀当年修行留下的脚印。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空中的心灵之镜
摄影:严磊
 
  第二座山峰,传说名为“无垢水晶”,水晶意“净”,无垢无净是为本性,新修的经堂便坐落在此。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无垢水晶”峰前的经堂
摄影:严磊
 
  苯教一直崇尚苦修,所以苯教寺庙多建在险峻高山之上。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峭壁上悬空而建的禅房
摄影:严磊
 
  孜珠寺最重要的法会是每十二年一次的羌姆《极乐与地狱》,“羌姆“的汉语意为“神舞”,通过神舞弘宣善法、祈福忏罪,加持所有的众生得到当世的觉醒和心灵的重生。
 
  看过不同光影下的孜珠寺,才会明白“极乐与地狱”。那是现实中的“色相”,也是每个人心里的“本觉”。
 
  黎明前的黑色在酝酿力量,云被黑色压低,似地狱邪念张牙舞爪呈吞噬之势。黑暗包裹里的寺庙、僧舍,透出光,酥油灯的味道伴着诵经声徐徐飘散开,让安宁沉溺在光里,如佛在魔界度化的道场,无思绪,无挂碍,守黑暗过去。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极乐与地狱
摄影:罗峰
 
  亘古的苦,随黑暗现了又退,云渐渐安静下来,似皮囊里的灵魂感受到了可以安放的力量,沉默中,寒雾升腾,天光明灭,渐亮间,孜珠寺静谧、深邃、安详,似佛土显现。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一佛刹土
摄影:严磊
 
  “唯有我们觉醒之际,天才会破晓。”古老的光辉再次照耀万物,桑烟升腾,圣光沐空,云被度上一层金色,佛经唱吟声渺渺回荡。我们等这日升月落,如同等自己的一路命运,不辞跋涉之苦而来,因缘际会,只是一场相遇。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圣光照耀下的孜珠寺
摄影:严磊
 
  天幕如水洗般透彻,星朗,云淡、风清。
 
  《心经》里,话“色”即为“空”,和“受、想、行、识”构成“五蕴”,最近佛之地,颜色却如此纯粹浓烈,如何了悟“空中无色”?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星空下的孜珠寺
摄影:严磊

  斜阳光照,诸峰清朗,落日熔金,白天喧杂渐渐落地化尘,黑夜即将如彼岸隐约浮现,辛绕弥沃佛祖在孜珠山弘法时曾预言:
 
  当后世无量光佛像、左旋白法螺与具格的贤者在孜珠山汇聚,即是我的身语意三宝具足,孜珠山佛法的火种将大放光芒,照亮世界。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夕阳中的孜珠寺
摄影:罗峰
 
  苯教分为“原始苯教”和“雍仲苯教”,现在孜珠寺传承的是“雍仲苯教”,为辛绕弥沃佛祖所传的教法,是藏民族土生土长的民族宗教,因萌芽并壮大于公元前四世纪左右的古象雄时期,所以又称为“古象雄佛法”。” 象雄”汉语意为大鹏鸟, 古象雄文明就是以“雍仲本教”的传播为主线而发展起来,古象雄文明是西藏文明的源头,是藏民族的“根”与“魂” 。
 
  孜珠山是外象雄时期的中心,四周山势巍峨,连绵起伏,好似展翅的大鹏鸟,穿行在山巅山谷之间,就像是随大鹏鸟起伏。峰峦叠万重,人生如寄,持敬畏之心,且行在这天地之间。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金光照耀群山
摄影:罗峰
 
  举目四眺,山石千仞嶙峋,似刀锋分割着天与地,又似莲花次第花开去,分割着佛土与人间。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莲花台山峰
摄影:罗峰
 
  云端之上,一光出,隐隐有像,寥寥未形,似一场远古神话般的景致,让人敬仰,不敢高声语。隐隐的,似乎又有一条线,一头系于心间,一头系于佛的眉宇间。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金山乍现
摄影:严磊
 
  顷刻,风吹云散,霞光啸破长空,壮阔之间,人心也明朗起来。一场来,一次去,与天地同伴同行,每次的幻化,缘分就是这一霎。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云海
摄影:严磊
 
  现在藏地佛教信徒转经、转山的习俗源自“雍仲苯教”。佛教认为持颂真言越多,越能表达虔诚、忏悔往事、脱轮回之苦,因此,除口诵外,还制作转经筒,将“六字大明咒”经卷装于转经筒内,以便信徒以此方修佛法,达到和持诵佛经等同的功德。
 
  雍仲苯教转经筒的行走方向为逆时针,经筒每转一圈,相当于诵经一遍,转动一日经轮可以圆满一亿心咒的功德。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孜珠寺的转经筒
摄影:罗峰
 
  雍仲苯教转山的方向也是逆时针。孜珠山有代表六道轮回的绕山隧道,许多藏民虔诚的不远千里来此朝拜转山。
 
  信徒们之所以如此虔诚是因为他们相信人要承受六道轮回之苦。只有两个办法可以免除:其一修成活佛,这很困难;另外的办法就是转山,他们相信绕神山转可以洗清一生罪孽,可以在轮回中免遭堕入无间地狱,甚至脱离六道轮回来世成佛。如果在转山中死去,更被认为是一种造化。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沿山路转经的信徒
摄影:罗峰
 
  雍仲佛经里说“世界本身就是一尊如意俱生的自然之塔”。 如果你许了个愿,请按照你许愿的步伐走,最关键的是你磕头的时候,要有颗虔诚的心,要为了更多的人去磕头朝圣,善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转经路途
摄影:罗峰
 
  崎岖之路,有愚痴要跨,有苦厄要度。喃喃诵经,默默祈祷,观照自心常在, 扫除妄念,专住佛境, 眼只见佛色,耳只闻佛声,身只对佛境,发见真心,生出妙智妙慧, 达至涅盘彼岸。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行路度人
摄影:罗峰
 
  岩羊,是这次行程中遇见的一个意外惊喜。汽车沿山道盘旋而上,一个回头弯处,车前七八米,十几只岩羊结队穿路而过,悠然自得,没有一丝惊慌和惧怕。下车看它们,它们驻足回望,然后再继续行它们自己的路。这里是家园,万物生灵,在这里同生共处、繁衍生息。岩羊从容看着我们,就是生命与生命之间无差也无边的样子。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雪域圣灵岩羊
摄影:严磊
 
  《菩萨戒经》中云: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这里的信徒们相信,转经筒和转山的功德可以使天空、大地、水、火、风、山石草木、森林中的有情皆成佛道。蓝天白云,一草一木,都可以说话。难怪这雪域的圣物之一,如此灵动,如此自然的与人一起游走在这天地之间。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行走在山间的岩羊
摄影:罗峰
 
  岩羊栖息在海拔2100-6300米之间的高山裸岩地带,它们在山崖上只要有一脚之棱,便能攀登上去,能在乱石间迅速跳跃。它们是跳动在悬崖峭壁上充满魅力的的精灵,与雪豹、豺、狼,以及秃鹫和金雕等天敌搏斗,顽强的捍卫着生命,用它们的坚韧在这个天险之地生存下来。
 
孜珠寺 | 如地狱般艰险之路,遇见心、天、地和万物!
意外的遇见
摄影:罗峰
 
  孜珠寺,静静伫立在这藏东的偏远一隅,来到这里要历经一路艰险,身体承受着极致的累,似行清净苦修一般。但,在这里,仰望巍巍群山,苍穹无尽,万物聚灵,自然生息,心安宁而辽阔,满满感念当初那一眼的缘起。
 
  我们行走、拍摄,这是我们生命走过的缩影,每一个瞬间都独一无二,镜头里面不只是一个景致或一个奇观,那是鲜活的内心。生命不应该只是左右互搏,如实呈现美好的天、地、万物,生命就是这样。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