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蚂蚁用敌人的头来装饰它们的家

这些蚂蚁用敌人的头来装饰它们的家
这只佛罗里达州本土蚂蚁正在收集它敌人的头骨,但是科学家们还不是太清楚原因。
摄影:ADRIAN SMITH
 
撰文:Jason Bittle
 
  科学家们开始对三类蚂蚁进行解密:一只猎头者,一只强大的咬手,还有一只绑匪。
 
  60年来,科学家们一直知道有一种叫作佛罗里达蚂蚁的铁锈色小型蚂蚁喜欢用几种大齿猛蚁的头骨或是头部来装饰巢穴。
 
  这样真的很诡异,因为陷阱颚蚁有着强有力的刺针和巨大的上颚,嘴巴能够像捕兽夹一样猛然闭合。这种巨大的口器带有一些特殊的特征,比如当这种昆虫面临攻击时能够飞速弹出困境。
 
  小型的佛罗里达蚂蚁是佛罗里达本土蚂蚁,遍布整个州,然而成功击倒陷阱颚蚁还取下它们的头,是如何做到的?
 
  “事情很奇怪,但还没有人能看透到底怎么回事,”直到现在也没有答案,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研究生物学家Adrian Smith说。
 
  在一篇发表于期刊《群落昆虫》上的新研究中,Smith解释说佛罗里达蚂蚁是以迅速高效地喷射毒酸来征服敌人。
 
这些蚂蚁用敌人的头来装饰它们的家
有趣的是,佛罗里达蚂蚁看起来偏爱击倒几种陷阱颚蚁,这些陷阱颚蚁都是长有凶残颌骨和有力刺针的稍大型昆虫。
摄影:ADRIAN SMITH
 
  这很稀奇,Smith说,因为这一种类的大部分蚂蚁都拥有喷射酸液的喷嘴,但它们通常只在做最后抵抗的时候打开喷嘴。相反的,佛罗里达蚂蚁则用毒液喷嘴来进行攻击。
 
  “它们就好像早就为战斗做好了准备,”Smith说。
 
  没人能确定这些猎头蚁为何能如此高效地捕猎陷阱颚蚁,但这可能跟蚂蚁能生产出的一种叫作表皮碳氢化合物的蜡状气味层有关。当Smith从佛罗里达蚂蚁身上抽取这种气味层做样本时,他发现它们的气味层与被它们猎杀的几种陷阱颚蚁的气味层完美匹配。
 
  这就好像狮子进化出与斑马或响尾蛇和田鼠相同的气味。
 
  常识会告诉我们,模仿猎物的气味特征能给猎头蚁在战斗中带来一些优势。但是Smith还没有找到证据。
 
  但他确实还有其他的假设,其中一个还包括了另一种已知会绑架和洗脑整个佛罗里达蚂蚁聚居地的蚁种。
 
  很难去夸大化学信号对蚂蚁来说有多重要。虽然它们有眼睛,但它们仍然依赖气味去跟随同窝丰富食物供应,区别敌友,甚至避免被当作垃圾驱逐出聚居地。
 
猎头者,大牙齿,和绑匪
 
  但也有一些蚂蚁将气味当作隐身设备。
 
  “有一种叫作悍蚁的蚁种。它们原来的常用名是役奴蚁,但我们都叫它们役奴蚁,或是海盗蚁和绑匪蚁,”Smith说。
 
  无论你想怎么称呼它们都不离谱。
 
  一旦绑匪蚁后看上了一处猎头蚁聚居地,它会溜进去杀掉现任蚁后,然后“在被杀蚁后的体液中沐浴,”Smith说。然后假冒蚁后在产卵时会用这层新得的气味层来避免被察觉。这些蜂卵会孵出一代工蚁,它们唯一的任务就是到外面去捕获更多猎头蚁(佛罗里达蚂蚁)回来。
 
  现在,因为每一个绑匪蚁种通常只会寄生于一种佛罗里达蚂蚁群中,Smith说这样对佛罗里达蚂蚁来说是一种很好的进化激励,通过不断改变气味层,不让绑匪蚁得逞。
 
  实际上,这可能也是猎头蚁将气味进化得跟陷阱颚蚁相似的原因,后者不会被绑匪蚁寄生。提醒你一下,不是为了胜过大齿猛蚁,而是为了把自己伪装成另一个物种。
 
  “不过我还没有任何证据,”Smith说。“就是纯推测。”
 
协同进化关系
 
  至少有一点很明确。匹配的表皮碳氢化合物绝非巧合,因为猎头蚁只在也有陷阱颚蚁的地方出现。不仅如此,人们还发现猎头蚁只模仿本地的陷阱颚蚁蚁种,近期新进的蚁种并没有被模仿。
 
  这些迹象都指向猎头蚁和陷阱颚蚁之间一种复杂的协同进化关系,Smith说。不过我们还暂未完全了解这种关系到底是什么。
 
  其他研究此类蚁种的专家则觉得这项新研究既让人震惊又让人迷惑。
 
  “我发现佛罗里达蚂蚁能够击倒甚至特化大型的陷阱颚蚁,”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昆虫学家Andy Suarez说。“以喷射蚁酸的方式来制服陷阱颚蚁,听起来就像是Peter Jackson的电影情节。”
 
  菲尔德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昆虫学家,也是国家地理探险家Corrie Moreau,也认同这项新研究非常有趣。
 
  “尽管对这种奇怪的动物完成了细致的分析工作,但仍留有疑问,为何这些蚂蚁要用它们敌人的骨头来围住巢穴?”Moreau说。“我猜想它们是否用这些敌人的死尸将自己掩盖在当地敌对物种的气味中。”
 
  “这恰恰表明了你对自然了解的越多,发现的问题就越多。”她说。
 
(译者:追歆)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