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车客”给南极海蜘蛛造成重重麻烦

“搭车客”给南极海蜘蛛造成重重麻烦
一只长约15厘米的南极海蜘蛛(Ammothea glacialis)顶着巨大的有柄藤壶,艰难前行。这种讨厌的凸起物不仅沉重,还会增加海蜘蛛被洋流卷走的概率。
摄影:STEVEN J. LANE
 
撰文:MEGAN CHEN
 
  在海洋中,有许多种附着在其它动物身上的“搭车客”。藤壶是其中最主要的一员,但是,采取这一生存策略的生物还有几百种。这些“搭车客”几乎包裹在鲸鱼、海龟、马蹄蟹等一切东西上。一般而言,它们人畜无害,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还有益处。
 
  但是,假如它们变成真正的拖累呢?
 
  海蜘蛛,是遍布全世界的神秘生物。“搭车客”对它们并非完全无害。新研究发现,裹在它们身上或者从它们体表凸起的生物体,会影响它们的运动,干扰它们的呼吸,因为海蜘蛛没有肺和鳃,只能通过外骨骼来吸收氧气。该项研究成果发表在了《海洋生物学Marine Biology》期刊上。
 
  该研究发现,有柄藤壸之类的大型“搭车客”能使南极海蜘蛛的阻力增加2-3倍,从而增加它们行走所需的能量。“搭车客”附着在海蜘蛛身上,使它们的表面积增加,就像是一柄在风中翻折的伞,海蜘蛛因此更容易被洋流卷走。
 
  包裹在其它动物身上的藻类和苔藓虫类,又被称作苔藓动物。它们在某种情况下可以把呼吸降低50%。不过,即便它们完全包裹住大多数海蜘蛛,也不会大幅影响自己的呼吸。
 
  该研究团队在美国洛约拉大学马里兰分校的讲师Steven Lane带领下,研究了南极洲的三种海蜘蛛与其共生者的关系。
 
“搭车客”给南极海蜘蛛造成重重麻烦
体型极大的南极海蜘蛛(Colossendeis australis)的腿上和口器周围裹着几块白色苔藓虫。这只海蜘蛛的腿展有30多厘米,比餐盘直径还长。照片上还能看到两个特别的附器,即携卵足。携卵足末端有钩子,雄性海蜘蛛可以用它携带卵子,而雌雄海蜘蛛都可以用它来刷洗腿。
摄影:TIMOTHY R. DWYER (POLARTREC 2016), COURTESY OF ARCUS
 
  作为研究对象的三种海蜘蛛中,有两种(Ammothea glacialis和Colossendeis megalonyx)的身长从18厘米到30厘米不等,腿又细又长,身体也很瘦。另外一种海蜘蛛是Nymphon australe仅长约5厘米,身型粗壮。
 
  科研人员在南极的美国麦克默多科考站(McMurdo Station)度过了两个夏天,并在麦克默多湾(McMurdo Sound)这个生物种类繁多的地方多次潜水。每个潜水日里,Lane及其团队都会下潜30-40分钟。他说:“唯一受限的是我们怕冷。”最终,科研人员在浅水到30多米深的海洋中收集到了大约200只海蜘蛛。
 
  他们还拍摄了海蜘蛛的视频,记录下了它们被其它生物包裹的频率,记录了海蜘蛛身上有无其它生物时躲避明亮光线的速度差别。
 
  回到实验室之后,科研人员首先把氧气传感器放在活的海蜘蛛身上,测定了透过包裹的生物体抵达海蜘蛛外骨骼的氧气量。之后,他们把一个氧气传感器放在海蜘蛛的腿节之间,测定融入海蜘蛛体内的氧气量。
 
  海蜘蛛身上凸起的“搭车客”增加了多大阻力呢?为了量化这一阻力,研究人员把活的海蜘蛛放进一个小水槽里,用一台摄像机记录下它们下沉的速度。之后,科研人员去除海蜘蛛身上的“搭车客”,再次让海蜘蛛下沉。
 
  研究表明,身上长有藤壶的海蜘蛛被限制在了觅食与交配的低流量区,但这对南极洲生态系统整体有何影响,目前尚不清楚。
 
  Lane说:“我很肯定海蜘蛛的作用很重要,但我们对它们了解得还不够,无法下定论。”
 
  鱼类或蟹类吃海蜘蛛的情况很少,而且在野生环境中,科研人员还观察到某些鱼类抓住海蜘蛛之后又大发慈悲,把它们放走。
 
  不过,借助携卵足来孵卵的雄性海蜘蛛相对较为脆弱。据Lane介绍,某些种类的虾会抓住雄性海蜘蛛,将其翻过来,然后吃掉卵子,之后再把它们放走。
 
  毋庸置疑,海蜘蛛本身还有许多奥秘等待发现,尤其是它们还身处遥远的南极洲。这其中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人类可能对它们产生什么影响。
 
  由于两极地区温度和酸度的增长速度比全球其它地方更快,海蜘蛛及其它生物可能会遭受剧烈影响。比如,藻类和苔藓虫类的生长率常常伴随温度增长而增长,可能会造成“搭车客”的密度增大。
 
  Lane介绍,海蜘蛛已经存在了非常非常久的时间,最早的化石可追溯到起码4亿年前。他说:“我们认为,这些南极洲的海蜘蛛会最先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因为它们在如此寒冷的环境中已经生活了这么久,一旦海水升温,它们便无处可去。”
 
(译者:mikegao)
本文内容为钱柜在线娱乐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