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力汁视频微博

每日一图

查看全部+

日光下的盐场

摄影:Trung Pham, 你来掌镜YOURSHOT

3
哈尔滨 铁轨之外的选择
 

火车站是哈尔滨的图腾。我去探望时南站房还在施工,站前广场上建筑物被严严实实包裹起来,像一个天大的秘密。但对于老哈尔滨人来说,南站房并非秘密,这不是新生,而是复活。事情说来有趣:1904年俄国人建了一座新艺术风格的哈尔滨火车站;1959年拆毁后,仿北京火车站建新站;2015年再拆,但这回是让百年前的火车站转世投胎——据说是把俄国人的设计放大并改进。

老火车站是哈尔滨老建筑里最漂亮的,可惜消失了。这是根据老照片手绘的。”黎纲峰递给我一张手绘明信片。画面上,哈尔滨火车站有弧形的门墙和扁圆的蘑菇窗,墙墩、铁艺和女儿墙,呈现出柔婉的曲线,像优美的旋律。黎纲峰是雕塑家,近年来为300多座房屋画过像。我问他对新火车站的看法,他说,北站房已经完工,很多老哈尔滨人觉得走形了;他认为过于简化,失去了韵味。

围栏往火车站的东边继续延伸,遮挡了另一个工地——霁虹桥。这座桥建于1926年,是国家文物保护单位,成为近年来哈尔滨争议最大的改造项目。文化界、建筑界人士大多主张原址原貌保存,著名的文保志愿者曾一智女士生前曾大声疾呼,反对拆建。2017年2月19日,她因癌症溘然长逝,她的新浪博客上,还挂着同年1月31日写下的博文:《新年的太阳升起来了,我和霁虹桥将在天国的花园永远相聚》。

霁虹桥是一座整体浇筑的钢筋水泥跨线桥,连接道里和南岗两大区,两头各有一对方尖碑桥头堡,栏杆上装饰着中东铁路的“飞轮”路徽,桥柱下有狮头浮雕,非常漂亮。然而毕竟90多岁,老态龙钟的霁虹桥成了哈尔滨交通的最大瓶颈:桥上公路太窄,经常发生拥堵;桥下的5条铁路线已经满负荷,无法扩容。

把霁虹桥改造提到议事日程的事件是哈齐高铁。这条连接黑龙江省三座最大城市——哈尔滨、大庆、齐齐哈尔——的高铁项目,被认为是振兴经济的重大契机。2015年3月,从齐齐哈尔铺来的铁轨跨过松花江,停在霁虹桥700米外,急切地等待进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