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力汁视频

微博
  • 国家地理×珀莱雅:我们都是人生的探险家

  • 国家地理×speedo:游点意思 Bondi篇

  • 国家地理×speedo:游点意思 Fiji篇

  • 这里可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十字架

每日一图

查看全部+

夏夜剪影

摄影:G. J.,你来掌镜YOURSHOT

3
世界尽头的海洋
 

离阿根廷火地岛最南端的西提斯湾大概是任何人能抵达的美洲最南端。很少人真的来到这里。

2018年2月的一个寒冷阴天,我们从汉斯探险者号上放一艘橡皮艇下水,驾着它通过西提斯湾驶向海岸,小心地避开低潮时露出的厚厚海藻层与沙洲。

我在那里带领一支国家地理原始海洋项目组进行探险,合作伙伴有阿根廷政府、火地岛地方政府及巴塔哥尼亚海洋保护论坛。与我搭挡的是老友兼同事克劳迪奥 · 坎帕尼亚,他2004年和我共同创建了这个论坛,毕生致力于阿根廷海洋哺乳动物的研究与保护。我们的目标是搜集科学信息并制作一部影片,藉此为在阿根廷水域设立新的海洋保护区铺路。

设立海洋国家公园这样的保护区是我一生的职志。过去十年中,我们原始海洋计划的团队与当地盟友合作,帮助政府保护了5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不受捕鱼和其他威胁侵扰。我们随探险队潜入世界各地的海域,从广阔太平洋中的珊瑚礁岛到北极地区天寒地冻的群岛,都有我们的踪迹。

前往火地岛南端的探险对我来说尤其重要,这不仅是因为我们可能取得的成果,也因为我个人与此地的关联。早在1973年,我的朋友兼科学导师保罗·戴顿就在这里进行了开创性的研究。保罗和他的伙伴们顶着极地的寒风、冰雹与暴雪,潜入西提斯湾周围与东边不远的埃斯塔多斯岛海域进行勘察。他们测量并计数了海岸边缘的巨藻和巨藻森林冠层下方生活的无脊椎动物。没有人研究过这些水下栖息地,而我们一部分的任务是要重做保罗的调查。我曾在其他海域亲眼目睹过度捕捞和气候变迁导致的剧烈变化,其中最为显著的当属珊瑚礁的白化与死亡以及夏季北极海冰的萎缩。在保罗到访的45年后,我们将在这片海底发现什么?

阅读更多